麻 園 頭 溪 ㄟ    蜉蝣論壇

梅蘭妮•克萊茵選集〈The Selected Melanie Klein〉

---茱莉特•米歇爾選輯---

盧志彬翻譯

(梅蘭妮•克萊茵選集〈The Selected Melanie Klein〉

---茱莉特•米歇爾選輯---

盧志彬翻譯

(第八章-1)

對某些類精神分裂病機轉的觀點(1946)

簡介

  本篇論文討論的是早期妄想與類精神分裂病焦慮與機轉的重要性。我對此主題已思考了數年之久,甚至在我對嬰兒期憂鬱形勢的想法進行釐清之前就已經開始了。不過,當我在形成嬰兒期憂鬱形勢這個觀念的過程中,先於此階段的問題再次讓我不得不去注意它們。現在我要陳述一些我對較早期焦慮與機轉的假設。

  現在我所要提出的,關於發展非常早期階段的假設,是由對孩童與成人進行精神分析獲得的材料推演而來,這些假設似乎有某部份與精神科工作裡的日常觀察不謀而合。為了證實我的想法,需要許多詳細的個案資料,但因受限於此篇論文架構篇幅不夠,所以我期待日後能補足此缺漏。

  一開始,我想,先簡短地摘要我對最早期發展階段的結論可能會有所幫助。

  在嬰兒早期,驅使自我發展出特定防衛機轉的典型精神病焦慮就已發生了。在此階段,所有導致精神疾患的固著點都可以找到。這樣的假設使許多人認為我把所有嬰孩都視為精神病;但我已在其他地方對這些誤解做了相當的處理。嬰兒期的精神病焦慮,機轉與自我防衛對發展的所有面向都產生深遠的影響,這包括了自我,超我以及客體關係的發展。

  我經常表達的觀點是,客體關係起源於生命初期,而第一個客體就是母親的乳房,乳房會分裂成好的(滿足的)與壞的(挫折的);這樣的分裂會造成愛與恨分離開來。我更進一步認為,與第一個客體的關係意涵了嬰孩的內射與投射,因此,從一開始,內射與投射之間的相互作用,還有內在與外在客體以及情境之間的相互作用,就一直形塑著客體關係。這些過程參與了自我以及超我的建造,並為六個月後伊底帕斯情結的起始鋪好了基礎。

  從一開始,破壞的衝動就再次轉向客體,而且它最先的表現方式會是幻想對母親乳房的口慾虐待狂攻擊,而這很快地會藉由各種方式發展成對母親身體的猛烈攻擊。嬰兒的口慾虐待狂衝動想搶走母親身體的好東西,而其肛門虐待狂衝動則是想把他的排洩物放到母親身體裡去(包括了想進入她身體裡,以便從內部來操控她的那種慾望),這些引發了嬰孩被害恐懼的衝動對妄想與精神分裂症的形成是非常重要的。

  我列舉了自我各種不同典型的防衛機轉,譬如客體與衝動的分裂,理想化,否認內在與外在現實,以及壓制情緒等等機轉。我也談過各種不同的焦慮內容,包括了被下毒與被吞噬的恐懼。大部份這些現象--在生命最初幾個月時很常見即是日後精神分裂症的症狀表現。

  這早期階段(起初被描述成被迫害階段),後來我將之命名為妄想形勢,我認為它出現的時間早於憂鬱形勢。如果被迫害的恐懼非常強烈,而且嬰兒也(尤其是)因為這個原因,以致無法通徹妄想-類精神分裂症形勢,那麼通徹憂鬱形勢的工作就會接著受到阻礙。這失敗將導致嬰兒的退化,反而去增強被迫害恐懼,並強化嚴重精神病之固著點(也就是說,精神分裂症這群疾患)。另一因憂鬱形勢階段的嚴重困難造成的結果,就是往後可能罹患躁鬱症。我也認為,在較輕微的發展困擾裡,將形成何種精神官能症,也受到同樣因素強的強烈影響。

  當我認為憂鬱形勢的結果端賴先前階段能否通徹處理時,我也認為憂鬱形勢就是兒童早期發展的中心。因為當嬰兒能內射整個客體時,他的客體關係也就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完整客體間愛與恨各面向的整合,產生了哀悼與罪惡感,這意味著嬰兒情緒與智力生命的重大進展。這也是成為精神官能症或精神病的重要轉折點。所有這些結論,目前我依舊認為如此。

(第八章-2)

對費爾邦最近論文的某些看法

  最近費爾邦為數不少的論文,其主題都與我目前正在處理的主題一致。因此,我覺得先釐清我們之間的相同與相異之處將會有所幫助。在本篇論文裡,我有些結論與費爾邦是一致的,但有些則基本上就不同了。費爾邦的方法主要由自我在客體關係上的發展來切入,而我的方法則主要由焦慮及其交替循環來瞭解。他稱最早期階段為‘類精神分裂病形勢’:他認為類精神分裂病形勢是正常發展的一部份,而且是成人類精神分裂病與精神分裂病的基礎。我同意這個見解,而且我認為他所描述的,由發展而來的類精神分裂病現象,是重要並具啟示性的,而且對我們瞭解類精神分裂病之行為與精神分裂症來說,都深具價值。我也認為費爾邦視類精神分裂病與精神分裂症是遠較以往認知的範圍更廣的疾患是正確且重要的;而值得全然注意的是,他特別強調歇斯底里症與精神分裂症之間天生的關連。

  我反對他對心智結構與本能理論的修正--先提到的是最基本的問題。我也反對他認為剛開始時只有壞客體被內化了,對我而言,這個觀點即是我們對客體關係發展以及自我發展想法上的重大分歧。因為我認為內射的好乳房會成為自我的重要部份,從一開始,就對自我的發展過程產生根本的影響,並影響自我結構與客體關係。費爾邦認為‘類精神分裂症個案的重大問題是,如何去愛而不被愛所摧毀,而憂鬱症個案的重大問題則是,如何去愛而不被恨所摧毀’。我並不贊同這樣的看法。這個結論不僅與他排斥佛洛依德的原慾觀念一致,也與他低估了生命最初攻擊與仇恨所扮演的角色的情形是一致的。這方法的結果就是,他忽視了早期焦慮與衝突,以及它們對發展的動力影響的重要性。(待續)

 

(第八章-3)

早期自我的問題

  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對早期自我的瞭解實在很少。最近有些關於早期自我接下來的討論裡,我要講的是自我發展的某一個面向,而且我會謹慎地不把它跟整個自我的發展問題串連在一起。在此,我也不會碰觸到自我與原我及超我間的關聯。

  建議的並無法讓我信服:我特別注意的是葛羅佛(Glover)的自我觀念以及費爾邦(Fairbairn)的中心自我與兩個次要自我的觀念。對我比較有幫助的觀念則是溫尼科特(Winnicott)強調早期自我尚未整合好的想法。我也認為早期自我大多時候缺乏結合,它總是在傾向整合與傾向分解-落成碎片之間擺盪著。我相信生命最初幾個月的特徵就是這樣的起落浮沉。

  我想,我們正要證明一個觀念的正當性,那就是,晚期才出現的自我功能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存在了。這功能當中最顯著的就是處理焦慮的功能。我認為焦慮起源於生物體內部死亡本能的運作,生物體會感受到滅絕(死亡)的恐懼,並以被害恐懼的形式呈現出來。對破壞衝動的害怕,似乎就是要馬上把這個衝動依附於一個客體--否則它就會被經驗成一個,對無法控制的,壓倒性客體的恐懼。其他重要的根本焦慮來源是,出生的創傷(分離焦慮)與身體需求的挫折;而這些經驗也是從一開始就由客體造成了的。即使這些客體被認為是外在的,但是經由內射,它們會變成內部的迫害者,並因而強化了對內在破壞衝動的恐懼。

  處理焦慮的這個重大需求,迫使早期自我發展出基本的機轉與防衛。破壞衝動會有部份往外投射(讓死亡本能轉向),而且我認為它會依附於第一個外在客體,那就是母親的乳房。正如佛洛依德所說的,迫壞衝動的殘餘部份,某種程度上,被生物體內部的原慾所綁縛著。不過,這些過程並無法完全滿足破壞衝動的目的,因此被內在摧毀的焦慮依舊活躍著。我認為,缺乏結合的自我,在這樣的威脅下是傾向於落成碎片的。精神分裂症根本的分解狀態,似乎就是這個落成碎片的情況。

  如果情況是這樣的,那麼跟隨而來的問題是,是否在這樣非常早期的階段裡,自我內部有某些活躍的分裂過程並不會發生。正如我們所假設的,早期自我積極地分裂了客體以及它與客體間的關係,而這意味著自我本身有某些分裂的情況。在任何情況下,分裂的結果都能將破壞衝動驅散開來,而這破壞衝動正被認為是危險的來源。我的看法是,感覺正被內在破壞能量摧毀所引發而來的根本焦慮,加上自我落成碎片或讓本身分裂的特殊反應,可以說對所有精神分裂症過程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待續)

 

(第八章-4)

客體關係的分裂過程

  投射到外在的破壞衝動首先被經驗成口慾攻擊。我相信,朝向母親乳房的口慾-虐待狂衝動從生命初期就開始了,雖然隨著長乳牙,食人衝動會更為增強--這是亞伯拉罕強調的一個因素。

  在挫折與焦慮的狀態下,口慾-虐待狂衝動與食人的慾望會被增強,然後嬰孩會覺得他已經把變成碎片的乳頭及乳房接收進來了。因此在小嬰孩的幻想中,除了好乳房與壞乳房分離開來外,那令人挫折的乳房--遭到口慾-虐待狂幻想的攻擊--感覺上是片片段段的;而那令人滿足的乳房--在吸允原慾的主宰下被收納了進來--感覺上則是完整的。這第一個內在的好客體擔任了自我的一個重要角色。它與分裂及驅散的過程相抗衡,形成連結與整合,對於建構自我來說是有幫助的。不過,嬰孩內部存有好的與完整的客體的感受,將會被挫折與焦慮所動搖。其結果是,好乳房與壞乳房分離開來的狀況將難以維持,而嬰孩會覺得連好乳房也是破碎的了。

  我相信如果自我內部並沒有發生相對應的分裂時,那麼自我就無法分裂客體--內在的與外在的。因此關於內在客體狀態的幻想與感受,對於自我的結構有著重大的影響。在納入客體的過程中,虐待狂越佔優勢,而且客體感覺上越是片段的,那麼自我在與內化片段客體的關係上,就越處於分裂的危險裡。

  當然,我所描述的過程是與嬰孩的幻想綁縛在一起的;而刺激出分裂機轉的焦慮也具有幻想的特質。嬰孩在幻想中分裂了客體與自體,但這幻想的效應卻是非常真實的,因為實際上,它將會導致嬰孩切斷對他人的感受及與他人的關係(之後則是思考過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