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 園 頭 溪 ㄟ    蜉蝣論壇

     

     


 

第十二章 醫學與慈悲

 

慈悲和普遍責任(universal responsibility)這兩項原則要如何才能適合

當代文化的架構? 達賴喇嘛對於慈悲、人性和倫理學做了廣泛的探索,並

且以所有人都追求幸福的觀念為基礎,倡導一種普遍責任感。如果我們能體

會到其他所有人都有同樣避苦求樂的願望,那麼我們就能對他人有更大的容

忍力和接受度。達賴喇嘛進而總結說人類的合作是最根本的事情。不管你個

人的角色是政治家、科學家、工業家、勞工或修行人,最重要的是看到這些

角色和責任之間的相互依賴性,以及彼此合作的需要。雖然在人類事件的進

程中,誤解扮演了一個有力的角色,不過合作還是最主要的角色,少了它社

會就不能運作。

達賴喇嘛建議說慈悲是人性先天本有的根性,這可從親子的關愛之情、

陌生人停下來幫助迷路的車主、鄰居在小店或郵局中友善的閒聊等是向中看

出來。所以,達賴喇嘛總結說慈悲是人類生活的自然狀態。不過,它仍然是

需要細心培育,不能視為理所當然。兒童教育也必須包含倫理訓練,他們長

大後才能對社會和人性整體有所貢獻。

達賴喇嘛在對談一開始時,就強調他很關心那批在尋找生活的道德指導

原則,卻無堅定宗教信仰的數以億計的人。

 

 

達賴喇嘛:

我們之前提過這星球上有五億人口(只有非常少數的人以宗教信仰作為生活的倫理基礎)。我的主要關懷是想提昇人類的真誠人性品質,因為這是最有效的方法,不需任何宗教議程。宗教是個私人商業,不是嗎?這就是為何我們的道德原則和倫理學若是跟宗教有太緊密的關連,就會產生一連串的問題。我們都同意人類需要接受某些道德原則和倫理學。問題是如何推廣出去呢?如果他們跟宗教有關連,那麼要推廣他們的話,勢必要推廣宗教。接著,問題就變成推廣哪種宗教?然後,複雜事情就一大堆了。如果宗教能變成自己的事業,就跟自己衣服的顏色一樣,事情就會好多了。畢竟它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的事業!

李義雷:

我在意識浮現過程和慈悲的可能性之中,發現一些令人非常驚訝的事情,

因此我覺得只稱它為自然的,還不足以充分描述它的實況。這有部份是宗教的感性。我不確定您「宗教的」一詞所指為何,但我認為人類應該彼此互助或人類能夠表達及超越自身是不自然的事。那就是我所謂宗教的部份意涵;因此我很厭惡把「宗教的」一詞變成皈依特定宗教者的唯一品質。因為,我認為我們在了解人性本有事物上,遺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培 育 慈 悲

 

丹尼爾•高曼:

聖尊閣下,喬曾提過醫學教育已經把慈悲和同情遺漏掉了,雖然我們是如此迫切地需要它們。我們之中有些人想重新設計一套醫學訓練課程,以使內容有涵蓋到對他人的慈悲和同情。我們很有興趣想聽您說一下何種方法或取向對此比較
有助益。

達賴喇嘛:

在佛教,醫學與技術、邏輯、語言學和聲韻學、內在知識或靈修合稱為五種關懷他人的知識領域【譯按:此即佛教所傳授的五明,計有醫方明、工巧明、因明、聲明和內明。】有個俗諺說,治療的神效比較不是靠醫師的專業技能,而是靠醫師的利他主義和慈悲心。我聽過有人說某位仁兄是位偉大的醫師,他的知識和專業技能很強,可是人品卻有點問題。當然,病人總是會有抱怨的,不是嗎?

喬•卡巴金:

西方的情況也一樣。

達賴喇嘛:

慈悲心和利他主義是是需要你從內在資源自然引出的性質。它們也非常依賴環境的因素。它一定有助於你想到第一步要如何踏出去,就如你在麻大醫學院所做的一樣。那麼,如果有其他人也踏出類似的第一步,這種作法就能穩固下來,它就能有更大的影響。這也引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人要採取何種生活外觀或生活態度呢?最重要的因素是讓小孩從小就接受慈悲、慈愛、利他主義等價值。如果可能的話,這些也該納入醫學院的教育課程當中。

喬•卡巴金:我喜歡您所說的一點,那就是其他人在各個機構中要負起落實這個的責任。

美國有許多人已經禪修一段時間了,其中有一些人想把禪修應用到正當的生活上。可是,美國卻沒這方面要如何做的模式。例如每一次在學校介紹禪修時,它都仍然是全新的東西。其實,它也能以許多不重技巧的方式完成,特別是應用在生活態度方面。您可以鼓勵這些人在其工作場所中往這種態度方向去謀求更創意的推廣方式嗎?

達賴喇嘛:你不必一定要有前例可循嘛,只要你去探索和實驗,一路走下來自能創造出你自己的典範。

丹尼爾•高曼:

聖尊閣下,您說過完成這點的某一方式是要創造一個慈悲的環境。這換做在醫學院中,所指的是什麼?有什麼特定的有技巧的態度和技術,可以介紹給醫學生?

 

 

慈悲是生活的自然部份

 

達賴喇嘛:

我認為人類的情感是人性的基礎,沒有這,你不能得到個人的快樂或滿足;沒這個基礎,整個人類社群也得不到滿足。在我平日的思維中,我一直把整個環境和社群都納入考量範圍。技術員、科學家、醫師、律師、政治家,甚至軍人和宗教家,都是人類社群的分支之一。所以,一切都基本上是人類,每個人的職業本質上又是為了人性而存在,不是嗎?既然是要為人性服務,所以這些各類活動就是由我們為社群做事的動機開始。至少,人會為了自己家庭利益著想吧!即使是家庭這個有限的社群,也是有利他主義作根底。所有這些不同的人類活動都是由這個動機開始,都是為了人性。因此,基本的人類條件或人類品質就是人類的情感。那是關鍵性的事情,不是嗎?

人性的品質是有可能發展或提昇的,因為我相信人性基本上是慈悲的。當然,我之前也提過憤怒、嗔恨和所有負面情緒也是人心的一部份。可是,人心的支配力量還是慈悲嘛。

我想當男女因為真愛而在一起時,慈悲的概念就產生了。那表示他們相互尊重,相互關懷,共同分擔責任。這可不是我們之前討論的那種非因真愛而性交的情況,這些案例真的是瘋狂之愛。我認為這裡有追求性快感的瘋狂欲望,而且會發展出很多負面的東西。但是根據自然法則而來的正當性愛,我認為有包含一些責任感,人類下一代的生命也才能因而開展。那麼,在母親懷胎十月之中,母親的心智狀態對兒童發展有很強的影響。特別是在出生幾個禮拜時,科學家就指出母親的生理觸摸是嬰兒健全發展的最重要因素。

我一直告訴人們,母親才是慈悲和人類情感的真正老師。因此,我不認為慈悲是宗教獨?的東西。它是我們共同分享的基本人類天性。我認為母奶就是慈悲的象徵。沒有母奶,我們就無法生存,所以,我們嬰兒時第一個舉動就是吸母奶,享受一種與母親之間共生的親密感。在那個時候,我們也許不知道如何去表達愛和慈悲,不過卻有一種很強的親密感。母親那邊也是一樣,如果沒有對嬰兒這麼強的親密感,她的母奶可能就分泌不出來了。所以,我認為母奶是慈悲和人類情感的象徵。

我們已經討論過疾病是如何受到心智狀態和醫病關係的影響。在我看醫生的經驗中,醫生的微笑非常有意義。一位醫生縱使很棒很專業,但是若沒微笑掛在嘴邊的話,我有時候會感到有點不舒服。(笑聲)如果醫生有真誠的微笑和嚴正的關懷時,我就會感到很安全,這也會產生一定的效益。那就是人性,不是嗎?那麼,我們生命最後一天時,不管你有沒有朋友在實際上應該是毫無相關的,因為你馬上就要離開你的好朋友們。雖然如此,你若是有信得過的人陪伴時,你在那個瞬間就會感到平靜和安全。

因此,我認為人類的生命是建築在人類情感上。就如我一開始所說,我的主要關懷是不用訴諸宗教系統來解釋基本人性。你們這些科學家現在正給我更多辯護自己主張的彈藥!以現代的經濟情況、環境和人口來說,這些事情都強烈提醒我們要作個好人類才行;我們應該更加合作地來努力做事。在最近幾天,我們也談到很多細胞的事情。其實,每個人也都是一個細胞,不是嗎?這星球就像人體一般,我們每個人就是其中的小細胞。有時候,有些細胞就會作怪!但其他細胞會幫忙救這個身體。這就是生命的實相,不是形而上的議題。因此,沒有合作,個人的身體就沒有支撐,不能健健康康,也無法生存。

科學的進展和發現非常仰賴一些經濟、政治、社會和其他的因素。因此,科學領域的立場是無法獨立自主的,我覺得事情的確是如此。當西方的專業人員真正變成專家時,他們的興趣領域就變得很小。如果你只在一個有限定的主題領麆中打滾,那一定會出問題。有時候這也會具有一種毀滅性,因為你看不到這跟更大利益之間的關連性或負面結果。比如說中子彈的發明,是為了只殺死敵方的人

,卻不摧毀其房子等硬體建築。等戰爭結束時,其他人就可搬到這些房子來居住

。反之,其他武器是連人帶屋一起摧毀,人們要重建家園的話,就得付出更多勞力。從這觀點來看,中子彈是「比較好」,但是我們若能生產只殺死將軍或政客的武器,而不會傷及無辜的士兵,那就更好了。(笑聲)我想,那是最好的武器,不必顧慮會傷到無辜的人們,而能直取戰爭始作俑者的性命。

所以你若只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些可怕的毀滅性武力是項偉大的成就;但因為它們以後會帶給我們災害,惹出更多的痛苦和苦難,所以我們又將之劃分為負面的東西。所以說,這又再度弟與人類的基本感受有很大的關係。

以上這些就是我的路向,我的信念。不管你是科學家、修行人、社工員、或極端無神論者,每一個人都是人類社群的一員。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去關懷整個社群。這不只是宗教信條而已,也攸關你的自我利益。我們不是為了上帝、佛陀、或其他星球,而是為了自己所住的地球這樣做。這是我們自身的利益。人有這種觀點和瞭解是最重要的事。我不知道這點要如何應用到醫學領域上。基本上,那是整個系統和結構。

有時候,我會跟人講下面這個例子:手掌上的各個手指都是有用的。即使是只剩一根手指還是有用處,可是沒有手掌的話,不管你手指多有力量,都現在孤立之中,無法作用。不管是醫學領域、宗教領域還是科學領域,只要它們跟基本人性的主題沒有產生關連,每一個領域都沒有用處,甚至有毀滅性。所以,我說這些一定要跟我們基本的人類情感產生關連;那麼所有這些不同的人類活動就變成有建設性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