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 園 頭 溪 ㄟ    蜉蝣論壇

 

精神動力團體心理治療(第二版)

J. Scott Rutan & Walter N. Stone

陳登義 醫師譯

第二章:小團體的理論與實務:歷史篇

團體治療近期在整合上的進展

最初,團體治療是根據已建構完成的精神動力理論而成的。然而,那些理論是根據兩人實務進行而成。近年來大量的注意力放在發現一個整合個體及團體治療理論的任務上。

 

團體精神動力的整合陳述

有關整合團體和個別過程及理論的努力可在Helen Durkin1964)與Henrietta Glatzer1953)的工作中加以舉例證明。這些作者集中焦點在團體心理治療裡的移情與阻抗上,利用浮現的互動來協助澄清那些現象。他們採取個別精神分析理論並做了些開頭的進展以建立起一項和團體精神動力學有意義的整合。根據這些作者的說法,除了對個體的移情外,對團體現象的移情同樣存在。後者的一項例證是在某情境中,當其中一位病人為注意的焦點時,會刺激其他成員而產生競爭或敵對的感受。對此手足式移情,其移情或阻抗的分析成了團體查詢的焦點。

另一整合模式則是由Lowell CooperJames Gustafson在一系列描述“小團體中無意識的策畫”(unconscious planning in small groups)的出版文章中提出來。這兩位作者在將Weiss & Sampson的控制掌理理論加以精煉而提出一個整合個別成員行為與團體動力的一般性理論。他們主張個體在進入團體時帶著無意識及意識上的預期,預期什麼會是危險的以及什麼會是保護性的。病人進行一系列試驗(他們無意識或前意識的策畫)以決定是否他們會在當時受創,就像他們在過去曾受創般。如果安全的條件符合了,他們就會冒險暴露出以前所壓住不講出來的訊息。在此過程中成員們和那些可提供安全的次團體間聯盟在一起。GustafsonCooper建議可以使用三個主要策畫:(1) 移轉(transferring,此時治療師被當做父母角色,試驗的目的是要決定臨床家是否會和那施創傷的父母有不同的行為; (2) 轉被動為主動(turning passive to active,試驗的目的是決定是否治療師 ,或另一位成員會有一比病人開始所有的更富建設性的解決辦法以抵禦歷史上的痛苦(如此成長乃能透過認同而產生);及(3) 記憶(remembering,試驗的目的則是要看是否經由過去的連結而能整合入病人內在連續性的經驗中。

不可避免地,當有衝突階般發生時,次團體間的撞擊抵觸就會產生。於是治療師就必須在兩個策畫之間加以操盤,認識兩者的效力均為個別成員其歷史的過去所必然產生的。例如:某成員(代表某次團體)可能需要理想化治療師以試驗可能在冒一個自主行為前獲得的保護程度,而另一個次團體則可能在暴露出他們想到一父母般形像人的照顧的願望而需要保持他們的獨立性(他們會試驗以決定那是否可被接受)。

此模式是一種成長模式;根據作者法,它可加以應用到驅力、客體關係或自體心理學的理論上。Gustafson & Cooper相信比昂的理論是一種特殊的有關衝突的例子,比如像兩個基本假設團體之間的,或者是一個基本假設團體和一個工作團體之間的。

 

階層的整合

整合上的努力也有人從團體為一整體的觀點加以探討。康伯格(Kernberg1975),相當程度受比昂有關客體關係的概念所影響,他認為以團體為一整體的處遇是在精神病理學的某一發展層次上,亦即前伊底帕斯期的發展。對比而言,較多的個體移情(以及阻抗)是在客體關係發展的更深一層上,代表的是兩人的(嫉妒)及三角的(伊底帕斯)衝突。因此,康伯格主張團體治療師可選擇最適合於團體及個體功能層次的處遇方式。

何維茲(Horwitz1977b)曾提議一種技術上的整合。他接受的是團體為一整體的傳統訓練,修正了他初期的主張而認為團體治療師在概念上必須保持住一種包括團體為一整體的、人際的、及內在心理的整合陳述之層級。帶著這種想法,治療師可評估團體成員們在檢視他們於團體中功能的能力。何維茲認為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團體成員在了解有關他們和整個團體課題間關係的有關評論之前,情感上是能夠了解別人對自身的有關評論。此一取徑代表著一項技術上的進步,因為它強調團體治療師與每一位團體個別成員間的協力合作與聯盟之需要。較傳統的團體為一整體取徑並未足夠看重或利用到治療聯盟的重要性。

 

結    論

一般而言,團體為一整體的理論家強調權威(父母)關係以對比於人際理論家,後者把較多的注意力放在同儕(手足)的交流關係。和權威及同儕間的關係很顯然在心理治療中是非常重要的考量,而大部分被轉介來接受團體心理治療的病人在每個領域中都有其困難。因此,對於精神動力的團體叉師而言是必須要有一整合性的概念。

團體的社會結構以及社會力量的衝擊都必須隨時記在腦海裡。就如同在大方面上毛整個世界般,團體中的個體是在社會體系中存在的,是有了帶領者、跟隨者及同仁才算完全。甚且,不只社會力量對團體中的每個人有其影響及衝擊,而且團體中的每位個體也會影響團體為一整體。因此,團體治療師肩負重任,要把錯綜複雜旳互動力量放在腦海裡。有時,團體為一整體旳因素是最為重要的,例如:當一個新成員進到團體裡面來;不管何時團體的基本界限改變了或處於危險中,整個團體會起反應,個體最好透過仔細注意團體為一整體的過程來給予最佳的協助。在其它時候,團體為一整體的過程可能會退到背景去,雖然它們永遠不會消失不見。我們必須永遠記住團體治療師的工作,儘管團體動力的強大影響,是去治療來尋求協助的個體,不是團體。我們選擇利用社會體系中的種種力量以便最大程度去協助我們的個別病人。每位個體的獨特性不應該在我們急於了解團體所做的工而讓它他們迷失掉。本書的目的是協助團體治療師了解並支配統制在一個治療團體中正進行治療時所產生的力量,以便有效地越過界限從團體為一整體轉到人際再轉到內在心理的焦點,如此才能充分利用屬治療團體中的療效力量。

只要我們對人類的了解繼續不斷擴展,就會在強調的重點上不斷地有嶄新的移轉改變。在檢視以精神動力團體心理治療為名的各不同取徑中有三種基本考量呈現出來:第一,重點強調個體的內在生命(內在心理的)。此成分檢視病人的性格形成、典型的防衛、解決問題的技巧、內在客體關係等等。第二個成分是人際的,其訊息的取得是來自分析其關係型式以及從其內化的衝突如何在其人際場域中重演來加以推斷。此成分包括去查詢個體的角色、型式風格、以及內在角色如何透過投射及投射性認同加以外化等。這些都是納在蘇利文“知覺扭曲”(parataxic distor-tions)一詞之下的重要元素。最後,“社會心理”(sociopsychological)成分是個寬廣的脈絡,在其中團體產生了,包括但不只限於團體的社會結構。在此成分中,團體為一整體的動力變化被加以探索,包括團體的常模規範、團體價值、團體假設以及團體侷限。(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