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 園 頭 溪 ㄟ    蜉蝣論壇

     

    (地點:易之新家)(主講人:易之新)

    內容:將TA做一簡介,並把人格描繪出來'自我狀態模式

    大家在最後的作業'自我狀態模式描繪時,有許多精彩討論。易之新建議可以互相描繪對方的自我模式,之後再彼此檢視對方的想法,如此能更深入瞭解自己。此時,大家都認為我child的部份最多,雖然平時即隱約覺得如此,但經過集體'驗證'後得到的結論,仍讓我花了相當時間來自省與調適。

    TA觀察站(整理自TA Today和Changing lives through redecision therapy)

    第一站:

    溝通分析中自我狀態的理論與運用 易之新


    一、The Philosophy of TA(溝通分析的理念)

    People are OK.

    Everyone has the capacity to think.

    People decide their own destiny,

    and these decisions can be changed.

    二、自我狀態模式(The Ego-State Model)

    請你回溯自己過去二十四小時的生活,有沒有哪一刻,你的行為、想法、和感覺就像你小時候的反應一樣?有沒有哪一刻,你的所做、所想、所感就和你父母的反應一樣?還有哪些時候,你的舉止、念頭、和感情是單純針對當時所發生的事的直接反應,與過去無關?

    • 每一項至少寫下一個例子。並寫下當時的感覺、想法、及行為。

    你剛才完成了自我狀態模式的第一個練習。想一想你剛才所做的,你檢查了人類的三種表現方式,每一種都包含了一套行為、想法、和感覺。

    當我的行為、想法、感覺就像我小時一樣,我就是在兒童自我狀態之中。當我所做、所想、所感覺的是從父母模仿而來,我就是在父母自我狀態之中。當我行為、思考、感覺的方式是針對此時此地發生的事件的反應,並能利用我的能力,我就是在成人自我狀態。在平常的溝通分析運用中,我們會簡單地說「在兒童裡」、「在父母裡」、「在成人裡」。

    把這三個自我狀態放在一起,就是溝通分析理論的核心---三部份自我狀態組成的人格模式。傳統上,把它畫成三個相連的圓圈,各以其第一個字母的大寫為名,故也稱之為PAC模式。這是第一度結構圖,以後我們還會討論第二度結構圖。以自我狀態來分析人格的過程就叫做結構分析。

    自我狀態間轉換的例子:簡小姐在擁塞的馬路上開車,她注意著周圍汽車的速度,也很小心地看著交通號誌,她根據此時此地發生在周圍的狀況來開車,所以她是在成人自我狀態裡。

    忽然一個人從外線道切過來想超車,兩輛車子太近了幾乎擦撞,簡小姐嚇了一跳,瞥了照後鏡一眼,見後車還有一段距離,趕緊輕踩煞車。她的害怕對眼前的危險是適當的反應,幫助她在電光火石之間避開可能發生的車禍,她仍然保持在成人自我狀態裡。

    待那輛車子逐漸駛遠,簡小姐頗不以為然地撇著嘴搖頭,轉頭對同伴說「這種駕駛根本就該吊銷他的駕照。」這時她轉到父母自我狀態中了。當她小的時候,她坐在爸爸旁看他開車,當他父親對其他駕駛不以為然時,就是這樣子撇著嘴搖頭。

    不久她開到公司,看看錶發現已錯過和老闆約好要談一件要事的時間,她的心往下沉,感到一陣恐慌。此時她又轉到兒童自我狀態裡,小時候上學遲到最怕的就是老師嚴厲的處罰,她恐慌的感覺是來自兒時的經驗,而不是根據現在已成人的處境。除了這些想法和感覺,她還會伴隨一些行為,一如當年那個遲到的小女孩,如心跳加速、張大眼睛用手摀著嘴,靠近點看,還會發現她在冒汗

    此時她並非在意識上知道自己是針對舊時的經驗起反應,如果這時問她「現在的情形有沒有喚起什麼兒時的回憶?」她可能會想起小時在教室被處罰的景象,也可能這種痛苦的記憶被壓抑的太深,而無法馬上憶起,如果她願意去探索這些被壓抑下來的痛苦經驗,可能要花更久的時間,甚至藉由心理治療才能想起來。

    她馬上對自己說「等一等,我在怕什麼?老闆是個講理的人,她會接受我因塞車而遲到的情形,我也可以利用休息時間來和她談。」她又回到成人自我狀態,她整個人放鬆了,手也放下不再摀著嘴,臉上恢復笑容。

    • 現在回到剛才你所舉的例子,審視你所寫在過去一天中的兒童、父母、成人自我狀態。

    兒童自我狀態:回想每當你在兒童自我狀態中的情形,注意你有什麼樣的情緒,可以試著自己以角色扮演來感覺;然後記下你當時的想法,通常可以自問「我在腦子裡對自己說什麼」來得到兒童自我的想法,特別是針對關於自己、別人、整個環境自己會怎麼對自己說;最後再注意自己會有什麼行為表現,可以對著鏡子在自己的兒童自我狀態中角色扮演一番。核對一下當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是不是就有這樣的感覺、想法、和行為,你甚至可能會想起自己是在重演過去的某個事件,那大約是幾歲呢?

    父母自我狀態:以同樣的方式寫下在父母自我狀態中相關的感覺、想法、和行為,可以用角色伴演的方式來揣摩。要知道父母自我的想法可以自問「在我腦中有沒有聽到父親或母親會對我說什麼?」當然也可能是叔伯、祖父母、或老師等具父母形像的人的話。核對一下在父母自我狀態裡的行為、感覺、想法是否摩仿自他們,好像拷貝進來的一樣。你可能很容易就發現在各個情境中自己模仿認同的對象是誰。

    成人自我狀態:最後記錄在成人自我狀態時相關的行為、想法、和感覺。要和兒童和父母自我狀態來區分,可自問「這樣的行為、想法、感覺對處理現在發生的事是否適當,是否能解決問題?」如果答案是「是」,這個反應就是出自成人自我狀態。

    有時可能會發現在成人自我狀態時,可列出行為和想法,卻沒有感覺,確實,常常我們可以不帶什麼感覺而很有效地處理此時此刻的事情。但是,在成人自我狀態時,也可以體驗到情緒的。

    如何去區分成人和兒童的感覺呢?成人的感覺對處理現在發生的狀況是適當的。就如簡小姐在兩輛車太接近時覺得害怕,而趕快煞車避免車禍。

    就一個健康、平衡的人格來說,三種自我狀態都是必須的,我們需要成人自我狀態來處理此時此地的問題、幫助我們過一個有效率的生活。要溶入社會,需要父母自我狀態提供規範來遵守。兒童自我狀態則包含自發性、創造力和直覺力,也都是不可或缺的。

    最後一步,核對各種自我狀態中的感覺、想法、行為是否一致地常在自己身上出現。

    1. 什麼是自我狀態

    自我狀態的理論是溝通分析的基礎,艾伯恩(Eric Berne溝通分析之父)將之定義為「一個人外顯的、可觀察的心理狀態」, 包括父母、成人、兒童三個部分,分別簡寫為P、A、C以圖一中三個相連的小圓圈表示, 圖二則是其詳細的解析圖。父母自我狀態是一個人從父母(或是其它具父母般影響力的人)學習來, 整合到自己人格的部份,當一個人在父母自我狀態時, 外顯行為會表現的像自己的父母,而內在的想法和感覺亦然。兒童自我狀態則是一個人以自己過去(特別是幼時)的方式來思考、感覺、並表現的部分。 成人自我狀態則是一個人利用既有的資源來思考、記憶、並應用的部分, 通常以不帶感覺的方式來表現。以下詳述之。

    兒童自我狀態(Child ego state, 簡稱C2)

    以發展的觀點來看,又可在其內再分為早期兒童,早期成人,早期父母三部份。以其功能的不同,則可分為自由的兒童和順從的兒童。

    1,早期兒童(early Child, 簡稱C1)

    小嬰兒一出生就表現出許多基本的需要和原始的功能,如吃、喝、拉、撒、睡等等,我們從他的行為就可以觀察出來。精神分析理論將之稱為原我的衝動(註三),溝通分析則把嬰兒期的存在狀態稱為C1,當某人在其它年齡也表現出嬰兒的行為時,我們稱他正處於C1中。 比方一個五歲的小孩跌倒時,不管旁人,拼命大哭,就稱他正處在 C1中。 為了表示區別,我們將兒童自我狀態標明為C2。C1是我們感覺的重要來源,如果一個嬰兒在愛和溫暖中長大,C1還將成為人一生中,樂趣和動力的泉源。

    2,早期成人 (early Adult, 簡稱A1)

    嬰兒逐漸去觀察自己和環境, 並開始發展自己的A1(由於它有很強的直覺式的洞察力,艾伯恩又稱它為「小教授」)。 他注意到乳頭或奶嘴會來來去去,並不是自己的一部份,而手指和腳趾則是自己的一部份,聽自己的指揮。 他逐漸得到一些非口語、純經驗的資訊, 把這些資訊儲存起來,並據此來反應,我們把這種原始的、非口語的理解力歸類到兒童自我狀態中的早期成人。 雖然A1很聰明,但它也會誤用所獲得的資訊,比如我的孫子葛瑞安在爬下樓梯時, 堅持要把頭朝下,可能是因為他的A1認為頭向下才能看清楚前面,而沒有考慮到其危險性。

    3,早期父母(early Parent, 簡稱P1)

    幼兒也會發展出初步的父母自我狀態,標記為P1。 當我的孫子葛瑞安三個月大時,他十三個月大的堂哥葛洛伯會抱著他的頭在胸前輕撫,好像媽媽對小孩一樣,這就是葛洛伯P1的表現, 沒多久,葛洛伯表現出C1,不管葛瑞安大哭而把他的玩具搶走,被大人責備後,葛洛伯又以A1表現,給他一個代替的玩具,使他不再哭鬧,自己又能擁有原來的玩具。

    P1是小孩在還不會說話時,接受到來自父母的非口語訊息,並整合入自己人格的部份。如果父母遇事喜歡喋喋不休地責罵,小孩會把這些行為和情緒整合到自己的P1中,從這個角度來看,他長大後,可能很容易以非理性、情緒化的方式自責、厭惡自己,當他做父母時,可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忍不住喋喋不休地責罵自己的小孩。有些溝通分析師認為P1都是這種具破壞性、沒有理性的成份,所以把它稱為「巫婆媽媽」、「怪物爸爸」,甚至「畜牲父母」。我們反對這種稱呼,一方面是太輕蔑了,不適合用在專業的場合,另一方面是忽略了P1中正面的部份,小孩也從父母接受到愉悅快樂的訊息,我們認為不應該老是責備父母對孩子負面的影響,而忽略掉他們正面的貢獻。

    有一次葛洛伯在大池較淺處和小池間跑來跑去,一不小心跌到大池的深處,如果他媽媽嚇得大叫,驚慌不知所措,可能會在葛洛伯的 P1 中印入一個受驚的父母,長大後可能看到水就害怕不敢靠近。當時他母親冷靜地把他拉上來,抱著他愉快的說: 「哇!你會游泳了,好厲害!」葛洛伯本來縐著臉快哭了,馬上轉成得意的大笑,然後教他漂浮、踢水、划手,兩人笑鬧地練習,在他記憶中留下一段美好的經驗。

    我們除了不同意「 P1 都是負面的」這種看法外,也不同意艾伯恩對如何形成 P1 的看法。他曾說: 「父母的兒童自我狀態直接插入小孩的 P1 ,好像電極的接觸一樣,是自動形成的反應。」照他的說法,小孩就成了父母一言一行中完全被動的受害者。相反的,我們認為小孩自己會過濾、選擇、決定要如何對父母的訊息來反應。即使葛洛伯的媽媽處理的很好,他可能還是怕水,再也不敢游泳。另一個小孩也許被父母的驚懼嚇到,但自己克服害怕,仍然決定好好學游泳。我們從個案身上看到許多過濾父母訊息的例子,有一個人說: 「當然囉,我母親講話時就像個醉鬼一樣,我根本沒理她,就是離開,自己玩自己的。」所以我們認為小孩自己也有參與 P1 的形成 -- 他可能接受外來的訊息,也可能根據 C1 A1的決定拒絕它。

    4, 自由的兒童( free child, 簡稱 FC )和

    順從的兒童 ( adapted child, 簡稱 AC)

    小孩做決定主要是根據自己的需要,也根據他所感受到別人對他的期望,比如他在小馬桶尿尿會受到鼓勵,尿濕褲子則受到處罰,於是他學會使用小馬桶來討好別人,他也可能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尿濕褲子的感覺而用小馬桶。葛洛伯搶走葛瑞安的玩具時,純粹是自發的,他想要那個玩具,就把它拿走了,完全不考慮大人說的自私、玩具屬於誰的、做個好小孩什麼的。但是他馬上發現大人縐著眉看他,對他發出責備的聲音,於是他另拿一個玩具給葛瑞安好滿足大人,當他發現自己能用這樣的方式使自己和別人都滿意時,你可以想像他有多高興,沒錯,十三個月大的小孩就已經這麼老練了。

    自由的兒童和順從的兒童是功能上的劃分,前述的 P1,A1,C1 則是結構發展上的劃分,把這兩者結合起來解釋再決定治療, 就是本書的核心,若AC 在幼年時決定遵從父母的訊息而壓抑了 FC 的功能,就在做再決定治療時,以 A1 做一個新的決定 -- 放棄有問題的順從,而能自由的發揮自己。

    5,結語:

    有些溝通分析師認為兒童自我狀態只在幼年期發展,我們的觀察卻是這個發展是一直持續到長大成人的,是從過去到現在所有經驗的總合。一個四十五歲平常舉止有度的人,猛然看到一個長得很像在越戰中拷打他的人時,可能會嚇得渾身冒汗;一個被卡車撞過的人,開車遇到卡車從旁經過時,害怕得手腳發軟,他在理智上雖然知道現在沒有危險,但在感覺上卻像是回到過去可怕的那一幕。

    我們要一再強調,在我們堶悸漕鉞ㄞ鉏v響自己的發展,它接受許多訊息,並體驗它們,然後整合起來,沒有一件是完全由別人左右的。既然它參與自己的成長,它就可以改變,重新體會,決定過的可以再決定!這一點在實際的治療上是非常重要的。

    父母自我狀態(Parent ego state,簡稱 P2)

    包括1)父母以口語所表達的訊息,對一個人的信念、情緒、和行為的影響,過程是經過這個人的選擇而整合入其人格的。

    1. 一個人為自己創造的想像父母,其過程是持續一生的。

    父母自我狀態決不只是艾伯恩所說的「強迫放入腦中的錄音帶」,而是經過一個人的CA的選擇和創造,這個過程和這個人的心理生理狀況以及其他較親近的人(如兄弟姊妹、祖父母、好朋友)都有關。

    一個人終其一生都在整合自己的父母自我狀態,「父母」的來源包括真實的父母、其它重要的人、還有自己的想像。有一個從未看過自己父親的人,想像父親是個溫柔、慈愛、善良的人,他在這樣的想像中長大,自己也成了具有這些特質的人。

    這個創造的過程不會停止,我們常看到個案用理智的成人自我狀態來重建父母自我狀態,以調整過去被扭曲的部份。不論是在治療中或自然的發展中,都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來創造父母自我狀態。在憂鬱症一章中,我們會詳細介紹一個病人如何為自己重建慈愛的內在父母。

    比較P1P2: P1是在還不會說話時,接受到身體語言的訊息(包括影像和聲音)而產生的,P2則是在會說話以後,將所有的外來訊息轉成內在對話而產生的,包括批評、照顧、要求、愉快、愛等等,這個語言父母(P2)涵蓋了拷貝進來的行為、感覺、信念、及規則(如宗教、道德、哲學)。

    結構上,父母自我狀態又包括了他真實父母的三種自我狀態,例如一位個案聽自己在父母自我狀態時講話的錄音帶時,忽然領悟自己的聲音和媽媽聲色俱厲的責備(母親的父母自我狀態)一模一樣,下一段又發現自己像父親疲倦地下班時發洩情緒的樣子(爸爸的兒童自我狀態)。認識並區分父母自我狀態內的三個不同部份,對解決內在的癥結非常重要。

    父母自我狀態以功能來分,又包括了照顧的父母(NPNurturing parent,照顧關懷別人,覺得別人的需要比自己的需要重要)和批評的父母(CPCritical parent,常想控制別人、批評別人、替別人界定人生與現實是什麼,用自己的思考去影響別人)兩部份。還有一種看法是分為照顧和批評自己的內在父母以及照顧和批評別人的外在父母。

    成人自我狀態(Adult ego state,簡稱 A2)

    我們常被人問到:「成人自我狀態和佛洛伊德所說的本我有什麼不同?」這兩者都是一種觀念,而前者特別指一種可觀察到的現象,比方你正在讀這本書,看到一些資料,不帶情緒地判斷適不適用在自己身上,這時你就在自己的成人自我狀態中,如果你很生氣地說:「這些傢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這時你可能處於批評的父母自我狀態或生氣的兒童自我狀態中。工程師設計草圖、法官辦案、醫師診病,都是成人自我狀態運作的明顯例子。這是一種可觀察的狀態,不帶感覺的接收資料,修改資料,並根據這些資料來反應。它和前面所說的A1小教授有什麼不同呢?差別在A2有使用語言的能力,能測試資料的正確性,辨識是否符合現實的經驗。

    在溝通分析剛起步時,許多治療的重點都放在如何來區別一個人處於哪一種自我狀態,艾伯恩在「團體治療的原則」一書中也強調治療的第一步就是分析自我狀態。我們則傾向在處理完問題後,再回頭用自我狀態的觀念來向他解釋,使他了解原先在自己堶接o生了什麼事,雖然我們一直在注意每一個人講話時自我狀態的改變,卻不會去問「你現在在哪一個自我狀態呢?」,或說「你現在是在父母自我狀態中說話」。

    有一個精神科醫師在一開始參加工作坊時就說:「我好累,你會努力工作到人生一點樂趣都沒有」,他在表示自己很累的同時,還傳達了兩個父母訊息「要努力工作」和「不要快樂」,我們沒有要他去辨明這些訊息來自哪一個自我狀態,而是請他回到幼時探討這些訊息的來源,並使他體認可以自己決定要工作到什麼程度,同時擁有快樂的生活。這種方法比單單指出所在的自我狀態要更有療效。

    當然了,學會如何分辨自我狀態還是必要的,其判斷是根據所用的字彙、音調、語氣、聲量、講話的速度、身體的姿勢等的改變。可以利用錄音帶或錄影帶,請個案自己判斷剛才說話時所在的自我狀態。可以用這樣的方式邀請他:「把自己當個客觀的旁觀者,聽聽看這段話像是幾歲的人說的」,你會發現一個六十歲人的話聽起來可能才像六歲而已。當一個人把頭斜靠在肩膀上時,他可能在順從的兒童自我狀態中,如果請他注意自己的姿勢,然後把頭拉直來說話,可以引導他注意到自己的想法、行為、感覺會因自我狀態的改變而改變,當一個人越能察覺自我狀態的改變,就越能了解自己的感覺、生活劇本、以及所玩的遊戲,對自己那麼清楚後,就有機會改變了。

    四、自我圖

    自我狀態中的不同功能對我們的人格有什麼重要呢?杜傑克(Jack Dusay)設計了自我圖來呈現其重要性。

    作法:畫出一條橫柱分成五等份,分別標明CP、NP、A、FC、AC

    在其上以不同的高度表示其所占時間的多寡。首先畫出自己判斷占最多者,再畫出最少者(用本能的判斷),如我認為自己在成人自我狀態的時間最多,在照顧型父母的時間最少,就畫出如下的圖

                                 
                                 
                                 
                                 
                                 
      CP     NP     A     FC     AC  

    然後將剩下的三個部份照所占時間多寡的順序來排,如我(作者)是如下之圖

                                 
                                 
                                 
                                 
                                 
      CP     NP     A     FC     AC  

    高度多少並不重要,主要是看其相對高度。

    還可以畫出其相對正向和負向的部份

    • 畫出你自己的自我圖,如果是在團體中,可以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憑直覺很快地做。有些人覺得一個自我圖可以適用於不同的情形,有些人則在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自我圖,比如在工作場合和在家裡的自我圖可能就不一樣。試著向某個熟識你的人解釋自我圖的意義和畫法,請他畫出你的自我圖,比較他畫的和你自己畫的,說不定可從中學得一些東西。

    杜傑克假設有一個能量不變的原則:「如果某一個自我狀態的強度增加,其它自我狀態就會呈現代償性地減少,就好像無論心理能量如何流動,其總量不會改變一樣。要改變自我圖的最好方法就是去提高想要增加的項目,當這樣做的時候,能量自然會從希望減少的項目流出。比如我想增加自己的照顧型父母,減少控制型父母,我就開始練習用更多的照顧型父母的行為,控制型父母的行為自然就會減少。

    • 你想不想改變自己的自我圖呢?先決定你想提高哪一項,至少列出五種行為有助於增加該自我狀態,在未來一週實行之。然後重畫你的自我圖,最好能請不知道你要改變哪一項的人來畫,再兩相對照來看。

    每一個練習你都做了嗎?光看內容是體會不深的喔! ~~第一站結束


    四月十一日'易之新家,主講人:易之新

    內容:(一)TA用語(二)心理遊戲與遊戲分析

    易之新提出一些TA用語,除了解釋其意義外,還希望大家對這些字彙的翻譯,能提供更合適的名稱。關於transaction,柯毅文認為為了區辨其與communication的不同,還是稱transaction為「交流」較恰當。關於stroke,有幾個建議,如「注意」、「接觸」、「觸動」,但似乎仍無法有一名稱可完整確切地表達其涵意。關於discount,陳登義認為並非完全忽略,而隱含有「打折」、「折扣」之意,若翻為「漠視」,則可能形成某種誤差。另外對於script message中的injunction與counterinjunction,大家對定義無法確切瞭解,討論良久。易之新'終於'善心的請大家往下看,他表式或許以後舉例說明能使大家較易瞭解。當時見大家如此認真地作學問,真有些考證學,訓詁學的味道,自己非常汗顏,因為那時我的心思已跑到九宵雲外去了。

    認真做完第一部份的功課後,終於可玩玩後面的遊戲了!

    易之新提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遊戲,他列舉了一些心理遊戲的典型特徵,並讓大家回想自己最近與人互動的不舒服經驗,寫下當時的過程,核對是否包括遊戲的五個特徵,很重要的是,結束時我們的感覺是什麼?而且這種感覺是否常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大家分別提出自己的經驗,非常有趣。陳登義談自己與妻子間的互動關係,潘建志提與同事間的某些不愉快,柯毅文談看門診時被迫的經驗,盧志彬提到與朋友間一再衝突的狀況,易之新談到自己被誤解時,非得一再解釋不可的憤怒情景。

     

    TA觀察站 第二站

    TA用語 易之新

    (取材自TA Today)

    Transaction溝通,交流

    定義:a stimulus + a response (basic unit of social discourse)人際互動的基本單位

    Communication: chain of transactions

    Analysis of transactions: use the ego-state model to help explaining what goes on during this process of communication

    種類:1、.Complementary transaction互補溝通,平行溝通

    P P

    S

    A A

    R

    C C

    . 2、Crossed transaction交錯溝通

    P P

    A S A

    C R C

    3、.Ulterior transaction內在溝通,隱藏溝通

    P P

    S S'

    A A

    R R'

    C C

    Stroke安撫、反應、注意、接觸、觸動、認可的動作

    定義:a unit of recognition認可的單位

    舉例:當你走在街上,一個朋友迎面走來,你微笑的說:「你好。」他也微笑回禮,你們彼此正交換stroke,這種安撫的交換我們都已熟悉到不需經過思考,但回到同樣的景像,你微笑打招呼時,你的朋友卻毫無反應,看都不看你一眼就走過去了,你可能會很不舒服,我們都需要安撫,如果得不到會有被剝奪的感覺。

    安撫的種類:

    1. Verbal vs. Non-verbal口語與非口語的
    2. Positive vs. Negative正面與負面的
    3. Conditional vs. Unconditional有條件與無條件的

    Time Structuring時間的運用,時間的結構,生活方式

    定義:Whenever people get together in pairs or groups, there are six different ways in which they can spend their time. 當人和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有六種相處的方式

    1. Withdrawal退縮(獨處,和他人沒有互動)
    2. Ritual儀式(好似預定好規則的社交互動)
    3. Pastime閒談,消遣(類似儀式般,大家都熟悉的互動方式,但沒有預定的規則,大多是在談過去的事past time)
    4. Activity活動(不只是談talking about,且有目地的進行一些活動do something together)
    5. Game遊戲,心理遊戲(以幼年已習慣、但不適用於成人的方式互動replay of childhood strategies that are no longer appropriate to us as grown-up)
    6. Intimacy親密,親近(不帶隱藏訊息,表現真實感覺與需要,且適切於當時情形的互動)

    Life-script人生劇本,人生腳本

    定義:An unconscious life plan made in childhood, reinforced by the parents, justified by subsequent events, and culminating in a chosen alternative.小時在潛意識中訂下的一生計劃,被父母加強,並以後來的事件證明,但可經由選擇而改變。

    Life-position(Basic position, existential position)生命位置,基本定位

    定義:One's basic beliefs about self and others, which are used to justify decisions and behavior一個人對自己和他人的基本信念,做為其早期決定和行為的準則

    Script Message腳(劇)本訊息

    小孩根據外來的訊息(主要來自父母)做出一連串的決定,由此形成其人生腳本(劇本),包括:

    1. Injunction禁止訊息, Permission許可訊息:從父母的兒童自我狀態所發出來的負面和正面的訊息
    2. Counterinjunction應該訊息:從父母的父母自我狀態所發出的訊息
    3. Program程式:由父母的成人自我狀態所出來的訊息

    Discount漠視、打折

    定義:An internal mechanism which involves people minimising or ignoring some aspect of themselves, others or the reality situation.一種內在機轉,會去忽略和自己、他人、或現實狀況有關的資料

    或謂:Unawarely ignoring information relevant to the solution of a problem.潛意識中忽略和解決問題有關的資訊

    Frame of reference參考架構

    定義:The structure of associated responses which integrates the various ego-states in response to specific stimuli. It provides the individual with an overall perceptual, conceptual, affective and action set, which is used to define the self, other people and the world.一個人整合自己的自我狀態以對外界刺激反應的內在結構,它提供一個人整套的覺知、觀念、感覺和行動,並以此定義自己、他人和世界

    Redefining再定義、重塑、再界定

    定義:The process of one's distorting his perception of reality to fit his own script.把所覺知到的現實加以扭曲,以符合自己人生劇本的過程

    Racket feeling扭曲的感覺、賴剋感覺

    定義:A familiar emotion, learned and encouraged in childhood, experienced in many different stress situations, and maladaptive as an adult means of problem-solving.一個人從小學來,並被加強的常見情緒,特別容易出現於各種壓力呈現時,對一個成人解決問題而言並不適當

    Stamp點券

    When I experience a racket feeling, there are two things I can do with it. I can express it there and then. Or I can store it away for use later. When I do the latter, I am said to be saving a stamp.當一個人經歷到扭曲感覺時,若當時沒有表現出來,卻留待以後才表現,則稱之為收集點券

    結語:這次觀察站列出溝通分析的用語及其定義,一方面是因為想先討論心理遊戲(請見第三期蜉蝣論譠),無可避免地必須先瞭解一些名詞的意思,故在此先簡略介紹之,待日後再分別詳加討論。另一方面,有些溝通分析的用語,個人覺得在翻譯上還須多加斟酌,如transaction一般多譯為溝通,就無法在中文堿搘X和communication的差別,有人譯成交流,卻常讓人看不太懂,又如stroke取自父母輕拍小嬰兒的意思,本身包括了正面和負面的表達,如擁抱是一種正面的stroke,毆打則是一種負面的stroke,均代表一種對人的recognition,一般翻譯成安撫,容易使人誤以為只包含了正面的意思。再如Racket feeling原指經過扭曲,取代了真實感覺的感覺,不論是譯成扭曲感覺,或是代用感覺,都只表達了原意的一部份而已,筆者很希望藉著大家腦力激盪,想出又有中文味道,又能傳達原意的譯名,盼讀者們能提供各種意見。(註:文內用語的翻譯以斜體字者為四月十一日團體討論時提出的建議。)

    ~~第二站完~~



    TA觀察站 第三站

    心理遊戲與遊戲分析 易之新

    (取材自TA Today第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章)

     

    你有沒有這種經驗,和別人的互動是在很不舒服的感覺下結束的,然後你對自己說類似這樣的話:

    「為什麼我老是遇到這一類的事?」

    「為什麼又發生這種事?」

    「我想他(她)應該和別人不一樣,可是怎麼又…」

    你是否會因為事情演變成這樣而驚訝,但同時又發現類似的事情以前也曾發生過?

    如果你有這樣的經驗,用溝通分析的話來說,你是在玩一種心理遊戲。就如同球類或棋類遊戲,心理遊戲也有其規則可循。艾伯恩(Eric Berne)是最早注意到「心理遊戲的可預測性」的人,他也提出一些方法來分析心理遊戲。以下我們將探討各種分析心理遊戲的方法。

    一、兩個心理遊戲的例子

    例一:杰遇到珍,陷入熱戀並決定同居,剛開始一卻都很美好,但過了幾個月,好日子似乎過完了,杰開始忽略珍的需要和感覺,不但對她大吼大叫,還常醉酒晚歸,而且花她的錢卻老是「忘記」還她。

    雖然他這麼惡劣,珍還是和他在一起,而且他的態度越糟,她就越容忍他。這樣子持續了三年,珍忽然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離開,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杰回家發現一張紙條寫著她再也不會回來了。他整個人都楞住了,喃喃地說「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他發狂也似地去找珍,求她回到他身邊,他越求她,她就越嚴峻地拒絕他,他陷入憂鬱、被拋棄、無價值的感覺中,他努力地去看是哪堨X了差錯,另一個男人擁有什麼他沒有的嗎?

    奇怪的是,杰以前曾有過兩次同樣的經歷,每一次他都對自己說:「再也不要這樣了。」可是又發生了,而每一次杰都覺得警訝、被拒絕。

    杰所玩的遊戲叫「踢我」(Kick me)。

    珍以前也有同樣的經歷,認識杰之前,她曾有過好幾個男人,開始時他們都對她很好,可是沒多久就變得很惡劣,她都是以「小女人」的態度忍受,但最後她都突然拋棄對方,這麼做時,她都覺得自己無可指責,還帶著一點得意,她對自己說:「沒錯,男人都是這樣。」之後,她再和另一個男人發展同樣的故事。

    珍玩的遊戲叫「你被我逮著了,狗娘養的。」(Now I've Got You, Son of a Bitch簡稱NIGYSOB)。

    例二:莫莉是個社會工作者,正和一個沮喪的個案會談。

    個案:發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我的房東把我趕走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莫莉(緊簇雙眉):真是太糟了,我能幫你什麼忙嗎?

    個案(沒精打采地):我不知道。

    莫莉:為什麼不找報紙看看是否能租到別的房子呢?

    個案:這就是問題所在,我沒有錢付房租。

    莫莉:我想我可以安排你得到一些救濟金。

    個案:你真好,可是我不想接受別人的救濟。

    莫莉:那我安排你暫時借住青年旅社,直到你找到新的居所為止。

    個案:謝謝,可是我心情這麼糟,恐怕無法忍受和許多人一起住。

    莫莉努力想是否有別的辦法,可是腦子一片空白。

    個案嘆了口氣,站起來說:「謝謝你盡力想幫助我。」就怏怏不樂地走了。

    莫莉自問:「倒底是怎麼回事?」她開始時覺得驚訝,隨後覺得無力而沮喪,她想自己實在不是個好的助人工作者。

    同時,走在街上的個案也對莫莉很生氣,他說:「她不是說要幫我忙嗎?結果什麼忙也幫不了。」

    類似的情形,他們兩人過去都發生過很多次,莫莉常想幫助案主,並提出許多建議,可是案主卻不接受,使她很不舒服;而這位個案不斷地拒絕別人的幫助,並對試圖幫助他的人生氣。

    他們兩人的遊戲常成對出現,莫莉的遊戲叫「你為什麼不…?」(Why Don't You…?),而個案的遊戲叫「對,可是…」(Yes, But…)。

    二、心理遊戲的典型特徵

    1. 遊戲是一再重複的。每一個人都會把自己最熟悉的心理遊戲一玩再玩,人物和背景會變,但遊戲的型態是一樣的。
    2. 遊戲是不在成人自我覺察之內的。雖然人們一再重複同樣的遊戲,但自己卻不自知,要到遊戲結束時,他才會自問:「為什麼這種事又發生在我身上?」即使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是自己設計了這樣的過程和結局。
    3. 遊戲結束時,主角會經歷自己的扭曲感覺
    4. 參與遊戲的人之間會有隱藏溝通。在表面的溝通下,會有隱藏的訊息在傳遞,在這樣的過程中,人們可以找到和自己所玩遊戲相配的人。例如當個案尋求幫助,而莫莉提供幫助時,他們都以為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可是由結果來看,他們隱藏的動機卻是完全不同的,從他們所傳遞的「隱藏訊息」可以看出他們真正的意圖,莫莉想得到的是提供幫助卻不被人所接受,而個案想得到的是拒絕別人的幫助。
    5. 遊戲包括一段驚訝或混亂的過程。在這個時候,主角會覺得發生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有時則是角色的互換,如杰發現珍離開,而珍則是突然地決定離開。
      • 回想自己最近與人互動不舒服的經驗,寫下當時的過程,核對是否包括遊戲的五個特徵,很重要的是,結束時你的感覺是什麼?這種感覺是否常發生在你身上?


    三、遊戲的三種強度

    第一度遊戲:玩遊戲的人會願意把結果告訴自己社交圈堛漱H,上面兩個例子都屬於這種程度,我們可以想像莫莉和同事在休息時間談到其自我懷疑,她的個案則在酒吧和朋友痛罵社工人員的無能,而一般人也會認為這些事情沒什麼特別的。事實上,第一度遊戲占了我們一般人際互動堳雂j的部份。

    第二度遊戲:玩遊戲的人不願意把這樣的事情和別人談論。如果莫莉的個案當面質疑她的能力,她可能會陷入更深的沮喪,較不願和朋友討論,甚至難過的辭職。

    第三度遊戲:根據艾伯恩的說法,會結束在手術房、法院、或殯儀館。如果杰和珍玩得更兇,杰可能對珍施虐,而珍可能把憤怒累積起來,最後拿起菜刀砍向杰。

    四、遊戲公式(Formula G

    艾伯恩把遊戲的過程以六個階段來描述,他稱之為遊戲公式:

    獵物 反應 轉換 混亂 →代價

    ConGimmickResponseSwitchCrossupPayoff

    我們把莫莉和她個案的遊戲放進來看,他告訴莫莉自己被房東趕走時,就隱藏了一個餌,其意為「雖然你試著要幫助我,但我不會接受,哈哈哈。」這時莫莉就成了獵物(艾伯恩用Gimmick這個字是指一個人具備某種弱點容易接受對方的餌),對莫莉來說,她的弱點可能是腦中有個父母訊息「別人不幸的時候,你必須幫助他。」

    反應階段包括一連串互動,可能持續幾秒鐘,也可能延續幾個小時、幾天、甚至幾年,在這個例子中,莫莉提出了幾個建議,而個案一一列舉行不通的原因,表面上只交換了一些資訊,但內在卻包含了好幾次餌加獵物所產生的反應。

    轉換則發生在莫莉技窮,個案說:「謝謝你試著幫助我。」時。

    個案離去,莫莉覺得驚訝時,就是所謂混亂的階段。

    兩人都以自己習慣的扭曲感覺為代價,莫莉覺得沮喪、能力不足,而個案則覺得憤慨。

    • 試著描述杰和珍彼此相扣的遊戲,公式的六個階段分別是哪一部份。把自己所想遊戲的例子,也以各個階段來區分,每一個階段隱藏的訊息是什麼呢?

    五、戲劇三角形(Drama Triangle

    史卡曼(Stephen Karpman)設計了一種簡單有力的圖形來分析心理遊戲,就是所謂戲劇三角形(圖23-1),他認為只要是玩心理遊戲,主角必定屬於迫害者、拯救者、受害者三種角色之一。

    迫害者眨抑別人,把別人看得較低下、不好。

    拯救者也是把別人看得較低下、不好,但他的方式是從較高的位置提供別人幫助,他相信「我必須幫助別人,因為他們不夠好,無法幫助自己。」

    受害者則自認自己較低下、不好,有時受害者會尋求迫害者來眨抑自己,或是尋找拯救者提供幫助,而肯定自己「我無法靠自己來處理」的信念。

    P R

    (Persecutor) (Rescuer)


    V (Victim)

    23-1戲劇三角形

    戲劇三角形中的每一個角色都隱含漠視,迫害者和拯救者都是漠視別人,迫害者漠視別人的價值和尊嚴,甚至漠視別人健康生存的權利,拯救者漠視別人為自己思考、行動的能力。受害者漠視的是自己,如果他尋找的是迫害者,他會視自己不重要、沒有價值,如果他尋找的是拯救者,他會依賴別人,不去思考、行動、做決定。

    • 花一分鐘寫下你認為可以用來描述迫害者的字眼,然後描述拯救者和受害者

    這三種角色都不是出於真我的(inauthentic),當一個人在這種角色中時,他們是在對過去做反應,而不是活在此時此刻中,他們是在用小時慣用的方法、或是從父母學到的方法來處理事情, 為了標明這三種角色的非真我性質,其第一個字母均用大寫,若以小寫則表示是真實生活中的迫害者、拯救者、受害者(中文部份,譯者以迫害的人、拯救的人、受害的人來區別)。

    • 你是否能想出一個真實生活中,迫害的人卻不是一個迫害者?舉個例子來說明真實拯救的人和拯救者的不同。有沒有可能一個受害的人卻不是一個受害者?

    通常在心理遊戲中,一個人開始時是一種角色,後來會轉換成另一種角色,這種角色的轉換就相當於遊戲公式中轉換的階段。如杰在玩「踢我」遊戲的過程中,開始時是在迫害者的位置,珍離開時,杰則轉換成受害者的位置。

    • 珍、莫莉和她的個案,在他們的遊戲中各是如何轉換?在你自己的例子中,又是如何轉換的?

    六、遊戲的定義

    關於遊戲的定義,在溝通分析師間有一些歧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艾伯恩自己在不同的著作中下了不同的定義,我們傾向用艾伯恩較晚期的定義,就是要符合遊戲公式的六個階段。對於不懂遊戲公式的人,我們可以這樣解釋:

    遊戲就是做一件事的過程中隱藏了內在的動機,且符合下述幾個條件

    1. 不在成人自我的覺知之內。
    2. 在行為轉換前,這個動機一直沒有外顯化。
    3. 結果造成大家覺得混亂、莫明其妙,而且都想去責怪別人。

    七、為什麼要玩遊戲

    1. 加強自己原有的人生劇本,收集點卷,以兌換預期的結果。
    2. 用自己過時、但已習慣的方法來生活。
    3. 加強自己人生劇本中對自己、別人、和世界的想法。
    4. 再次肯定自己原有的生命位置
    5. 遊戲源於小時未解決的共生關係,可能是想繼續維持不健康的共生關係,也可能是對其反抗的結果,可以維護既有的參考架構,並把責任轉移至別人身上。
    6. 穫得強烈安撫(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的可靠方法。
    7. 艾伯恩所說的六種好處:
      1. Internal Psychological Advantage(維持自己人生劇本的信念)
      2. External Psychological Advantage(避免接受對自己參考架構的挑戰)
      3. Internal Social Advantage(提供與人親近的假象)
      4. External Social Advantage(和人閒聊的話題)
      5. Biological Advantage(滿足對安撫的需要)
      6. Existential Advantage(肯定自己的生命位置)

    八、遊戲有哪些種?

    自從艾伯恩寫出暢銷書「人間遊戲」後,大家都津津樂道於各式各樣的心理遊戲,這堳h著重於遊戲的過程,不去強調各種遊戲的名稱,所以我們從角色的轉換來分類。

    1、迫害者轉換成受害者

    1. Kick Me(踢我,自作自受,討打,找罵挨)
    2. Cops & Robbers(挑戰規定或公權力,結果被處罰或被抓)
    3. Blemish(一再挑剔、找碴,結果被別人排斥)
    4. If It Weren't For You(如果不是你的話…)
    1. 受害者轉換成迫害者
      1. NIGYSOB
      2. Yes, But…(你說的很對,可是…)
      3. Rapo(打帶跑,sexual version of NIGYSOB
      4. StupidI Can't Think我很笨), Poor meI Can't Help Myself可憐可憐我吧)
      5. Wooden Legvariation of Poor me
      6. Do Me Something(又叫See What You Made Me Do,譴責幫忙的人在幫倒忙)
    2. 拯救者轉換成受害者
      1. I'm Only Trying to Help You(我只是想幫你)
      2. Why Don't You…(你為什麼不…)
    3. 拯救者轉換成迫害者

    See How Hard I'm Tried(你看我已經這麼努力了)

    九、面對遊戲時怎麼辦

    1Option選擇權:這個技巧加上你對心理遊戲的瞭解,可以有效地幫你處理,使你避免掉入遊戲,也可以從遊戲的任一階段中跳出來,也能用來「邀請」別人從遊戲中出來,但是無法不准別人玩,也無法不讓別人下餌。

    Catch the 'opening con':如果能在遊戲一開始就警覺到,最有利於停止玩心理遊戲,要能抓到一開始餌中所含的隱藏訊息,需要「像外星人一樣的思考(thinking Martian)」。

    可以用完全出於成人自我的對話來阻斷遊戲,如莫莉面對要求幫助的個案,她可以說:「聽起來你有一個困難,你希望我怎麼做?」如果個案一再嘗試鉤她進入遊戲,她就繼續以成人自我的方式來對談,直到個案也以成人自我來回答,個案也可能放棄而離開,在這種情形,個案仍然得到自己預期的結果,但莫莉可以避免之。也可以用誇張的父母或兒童自我來阻斷遊戲,例如莫莉聽了個案的抱怨後,從椅子滑到地上說:「親愛的,你又遇到了一件慘劇,對不對?」以這種方式來阻斷遊戲,在心理層面意謂著「我已經看穿你在玩什麼遊戲,我們換點有趣的好了。」

    包括餌在內,遊戲的每一個階段都隱含著漠視,所以注意是否有漠視可有助於發現心理遊戲,一旦你接受餌所包含的漠視,就表示你成了獵物,遊戲於焉開始。

    我們常錯失在遊戲一開始就能察覺,通常在轉換的階段才比較容易發現,這還不算晚,你仍然能拒絕接受以不舒服的感覺為代價的結局,甚至你還可以用好的感覺來取代,比如我參加一個知名學者的演講,討論時,我忽然有一個靈感足以抨擊他的論點,這時我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站在迫害者的立場,演講者妙語如珠,一句話就粉碎了我的批評,聽眾大笑,這時我可能掉入自己人生劇本中「我真是沒用,且老是被人拒絕」的結論,但我也可以告訴自己「真有趣,我發現自己又在玩老套的心理遊戲,我真聰明,竟能發現這一點。」我為自己的覺察力高興,留下的是好的感覺。如果你持續地用這個技巧,你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少玩心理遊戲。

    還有一個技巧是當發現自己常玩什麼心理遊戲後,去注意自己這麼做是為了滿足什麼內在的需要,自己真實的需要(authentic Child need)是什麼,然後找出更好的方法來滿足它,而不必再藉著心理遊戲。比如說我玩「踢我」的遊戲其實是希望有獨處的時間和空間,我就利用每天早晨獨處十分鐘,或是獨自去散步,我以直接的方法來滿足內在的需要,就不需要玩遊戲來引起別人排斥我了。

    當你去注意心理遊戲時,你會發現「轉換」的部份是最容易被發覺的,可以看出參與的人互換角色,同時也能感受到轉換時所帶來的混亂,這個時候主角會認為自己無可選擇地必然會有什麼感覺、會如何去做(亦即走向遊戲的代價---得到扭曲的感覺),這時你可以運用成人自我的分辨力,選擇向別人表露自己真實的感覺與需要(authentic feelings and wants),同時也邀請別人真誠以對。比如我和朋友玩踢我遊戲,當發現面臨轉換時,我告訴他:「我忽然瞭解到自己所做的是要把你推開,直到你離我而去。其實我很害怕你真的離開我,我希望還能和你一如以往地親近。」這樣坦誠並不保證對方不會棄我而去,但能「邀請」別人也以真實的自己來相待,不論結果如何,都可以不帶著加強的扭曲感覺。

    2Replacing game stroke:玩心理遊戲是兒童自我藉以獲取安撫的有效方法,那麼一個人不玩遊戲後會如何呢?他的兒童自我會落入驚慌之中,因為安撫的大量減少,對他而言不啻是對生存的威脅。這時很容易另尋方法來玩遊戲,也許是玩別種遊戲,也許是「忘記」去注意漠視。所以要停止玩遊戲,必須有好方法來取代原有的安撫,值得注意的是,心理遊戲所帶來的安撫量大質強,不玩遊戲的真誠生活所能帶來的安撫較小,但持久且不帶漠視,這一點必須說服兒童自我來接受。 ~~第三站完~~

    名句欣賞

    The first time may be an accident, the second a coincidence, but the third is evidence of a game. ---Jack Kaufman

    卡夫曼(Jack Kaufman)強調心理遊戲是一再重複的行為模式,一個人會一再地玩同樣的遊戲。他認為除非有立即的危險,否則不要在重複三次以前就面質對方玩遊戲,因為第一次大概是偶然,第二次可能是巧合,到第三次就可以確定是在玩心理遊戲了。

     

TA觀察站 第四站

安撫(之一) 易之新

(取材自TA Today第八章)

當你走在街上,一個朋友迎面走來,你微笑的說:「你好。」他也微笑回禮,你們彼此正交換安撫。所謂安撫是指認可的單位(unit of recognition)。這種安撫的交換我們都已熟悉到不需經過思考,但回到同樣的景像,你微笑打招呼時,你的朋友卻毫無反應,看都不看你一眼就走過去了,好像你根本不存在似的,這時你會有什麼感覺?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你多半會覺得很驚訝,你可能會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都需要安撫,如果得不到就會有被剝奪的感覺。

對刺激的需求(stimulus-hunger)

艾伯恩描述有幾種人類共通的需求,其中之一就是對身體接觸和心智刺激的需要,他稱之為對刺激的需求。他引證一些關於人類和動物發展上的研究,有一個很有名的研究是史畢茲(Rene Spitz)觀察在兒童之家長大的嬰兒,他們的吃穿清潔都被照顧得很好,但比起被母親或保母照顧的嬰兒,他們的身體和情緒較常有問題,史畢茲認為這些嬰兒缺乏刺激,他們整天看到的就是白色的牆壁,和照顧他們的人也少有身體的接觸,他們缺乏一般嬰兒常有的觸摸、擁抱、和輕撫。

艾伯恩選擇安撫這個字就是來自於嬰兒對觸摸的需要,對一個成人而言,他認為仍然很需要身體的接觸,但成人學會一些代替的方式來獲得認可,不論是一個微笑、稱讚、或是侮辱,都顯示我們的存在獲得了認可。艾伯恩用一個名詞---被認可的需求(recognition-hunger)來描述這種需要。

安撫的種類: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為安撫分類

  1. Verbal vs. Non-verbal口語的與非口語的
  2. Positive vs. Negative正面的與負面的
  3. Conditional vs. Unconditional有條件的與無條件的

口語的與非口語的安撫

在本章一開始的例子中同時可以看到口語(說話打招呼)和非口語(微笑)的安撫。口語的安撫可以從簡單的「哈囉」到一長串的對話。非口語的安撫則如招手、點頭、握手、或是彼此擁抱。

回溯上一章就可以瞭解任何溝通都是一種安撫的交換,大部份的溝通都包括了口語和非口語的安撫交換,也可能完全是非口語的,除了像打電話的情形,很難想像會有純口語而沒有非口語的成份。

正面的與負面的安撫

所謂正面的安撫是指接受者感受到的是愉快的感覺,而負面的安撫則是接受者感受到的是不舒服的感覺。在打招呼的例子中,你和朋友感受到的是包括口語和非口語正面的安撫。如果你的朋友回報的是縐眉而不是微笑,那就是一種負面的非口語安撫,如果他狠狠地瞪你一眼,那就是更強烈的負面安撫。如果你說「你好。」他回答「哼!」或是「本來很好,遇到你就不好了。」那就是一種負面口語的安撫。

你很可能會以為人們都會尋求正面的安撫,而避開負面的安撫,事實上,我們的經驗卻是:任何形式的安撫都比完全沒有安撫要好。這在一些動物實驗也可以看見,有一個實驗把小老鼠分成兩組,都放在完全沒有圖形的箱子堙A其中一組每天給予數次電擊,另一組則無,結果大出實驗人員意料之外,雖然痛苦,但是接受電擊刺激的老鼠成長的竟然比沒有接受電擊刺激的老鼠還要好。(註3)

我們就像這些老鼠,為了滿足對刺激的需求,也可能去尋求負面的安撫。對嬰兒而言,本能地就會如此去做,當得不到所需要的正面的安撫時,就會想辦法去獲得負面的安撫,雖然痛苦,但比毫無安撫要好多了。長大成人後,可能還會重複這種嬰兒的模式,這就是為什麼會有自討苦吃的行為的來源。在討論遊戲、扭曲感覺、和人生劇本時我們還會談到這個觀念。

有條件的與無條件的安撫

所謂有條件的安撫是根據一個人所做的而給予,無條件的安撫則是根據一個人的所是而給予,舉例如下:

正面有條件的安撫:「你這個工作做得很好。」

正面無條件的安撫:「你真可愛。」

負面有條件的安撫:「我不喜歡你穿的襪子。」

負面無條件的安撫:「我恨你。」

  • 練習

把這四種安撫各舉五個例子,同時也想一些非口語的例子。在團體中可以每個人給左邊的人一個正面有條件的安撫,這樣子輪流一圈,再反方向輪一次,並討論安撫是無何給予和接受的。

安撫與行為的強化

嬰兒會以各種行為來測試是否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安撫,當某一種行為可以得到安撫時,就會重複這種行為,再因此而得到安撫的話,以後就會更常出現這種行為。

藉著這種方式,安撫加強了行為。成人和嬰兒一樣需要安撫,也同樣的會以自己認為可以有效得到安撫的行為來表現。

記得我們提過的一個原則嗎?「任何形式的安撫都比完全沒有安撫要好。」如果沒有足夠的正面安撫來滿足我們的需要,我們就會去尋求負面的安撫。如果一個人在小時候曾決定「我要尋求負面的安撫,以免完全沒有安撫」,在他長大成人後,負面的安撫就會和正面的安撫同樣有效地加強他的行為。這個觀念可以幫助我們瞭解為什麼人常會重複一些好像在自我懲罰的行為。

這個觀念也可以幫助我們打斷這種負面安撫的模式,藉此改變我們尋求安撫的方法,我們可以設定去尋求讓人愉快的正面安撫,以此代替痛苦的負面安撫,而每當因為一個新行為而得到正面安撫時,就會加強我們在以後重複這個新的行為。

安撫的質和強度很重要,這兩者都無法量化,但我們可以理解的是,安撫出自何人、用什麼方法給予,都會造成主觀上對安撫有不同的評價。比如說我們寫這本書,如果有一個溝通分析大師從頭讀到尾然後給予我們正面的評價,這個安撫對我們來說,顯然比一個門外漢翻一翻目錄、前言就稱讚我們要來得強多了。同樣的,一個小孩如果因犯錯被父親禁止,搖搖手說不可以和大吼並拳打腳踢比起來,顯然後者的負面安撫要強多了。

安撫的給予和接受

有的人習慣給予安撫時,開頭好像是正面的安撫,結果卻像是用針刺人似的是負面安撫。如「我想以你的聰明一定瞭解,至少懂一點吧。」、「哇!好漂亮的外套,你是在二手店買的嗎?」我們稱之為「安撫的仿冒品(counterfeit stroke)」,這好像是給人家一個正面的安撫,卻又把它收回一樣。

還有些人看似能很自由地給予人正面的安撫,卻不真誠。比如有個人看到你進來,就衝上來熱情地抱住你說「哇!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你一進來房間就好像亮起來一樣(蓬壁生輝)!你知道,我最近拜讀你的大作,那是多麼感人肺腑、多麼有智慧的書啊…」諸如此類的話。艾伯恩稱之為「丟顆軟糖給別人(marshmallow-throwing)」,有的人則以「做作的安撫(plastic stroke)」來形容這種不真誠的正面安撫。

有些人則處於另一種極端'很難給別人任何正面的安撫,這種人多半出自於很少給人正面安撫的家庭。文化背景的差異也有很大的影響,如英國和北歐人比較少給予正面的安撫,特別是身體接觸的安撫(譯註:中國人可能更明顯)。而來自中南美洲的人較能自由熱情地給人正面的安撫,他們就會覺得英國人太冷漠保守了。

在接受安撫方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的人可能喜歡別人稱讚自己所做的事,而不是直接稱讚自己,有的人則可能較喜歡無條件的安撫;有的人可能對較強的負面安撫覺得可以接受,有的人則可能對一點輕微的負面安撫都覺得無法忍受;有的人可能喜歡擁抱來表達安撫,有的人在身體接觸上只能接受到握手的程度。

大多數人的生活會有自己常接受到的某些安撫,由於這些安撫太熟悉了,我們很容易就覺得這些安撫較沒有價值,同時我們可能會偷偷地希望得到一些很少得到的安撫,比如說我經常因為自己的思考能力得到言語上正面有條件的安撫,我雖然喜歡,但我覺得這好像只是一點零用錢罷了,我更想要的是別人說「你好帥」,然後給我一個擁抱(譯註:身體上正面無條件的安撫)。

還有的情形是因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安撫,就進一步否認自己的需要,比如一個小孩很希望媽媽能常擁抱他,媽媽卻不喜歡這樣做,為了減輕得不到的痛苦感覺,小孩可能會忽視(blank out)自己對擁抱的需要,長大以後仍保持這種方式而不自知,他可能會避開身體的接觸,否認自己有這種未滿足的需要。

以溝通分析的用語來說,就是每個人有自己的安撫商數(stroke quotient),另一種說法就是「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安撫(Different strokes for different folks)」。由此我們也可以瞭解為什麼安撫的質無法客觀的量化,對一個人來說是高品質的安撫,對另一個人來說可能是低品質的安撫。

安撫的過濾網

當一個人得到和他的安撫商數不符合的安撫時,他很容易去忽略或輕視這個安撫,我們稱之為漠視(discount)或過濾掉(filter out)這個安撫,在這種情形通常可以觀察到對安撫接受的不一致性。舉例來說,我很真誠的對你說「我覺得你寫的這篇報告思路非常清晰。」假如你在小時候曾做過「我很漂亮,也很有趣,但是思考能力不好。」這樣的決定,我給的安撫並不符合你的安撫商數,你可能嘴吧說謝謝,但卻縐起鼻子、撇撇嘴,好像嚐到什麼難吃的東西似的;還有一種常見漠視安撫的表現是笑嘻嘻地說「謝謝啊,哼哼!」

這種情形就好像我們在自己和安撫之間放了一張安撫的過濾網,有選擇性地過濾所得到的安撫,只接受符合自己安撫商數的安撫,不符合的安撫則予以剔除。換句話說,我們用自己的安撫商數來維持原有的自己的形像。

有些人在小時候因為正面的安撫太少或是覺得不可信賴,就決定只要負面的安撫,長大後就會持續地只接受負面的安撫,如果被人稱讚就會予以漠視。

還有的人因為童年太痛苦了,就決定任何安撫都是不安全的,這些人對安撫的過濾網太密了,幾乎任何安撫都拒絕掉,以維持自己兒童自我的安全感,除非能找到方法來打開其過濾綱,他們幾乎都生活在退縮和憂鬱之中。

  • 練習

在團體中回想剛才所給予和得到的安撫,在給別人的安撫中,哪些是直接的,哪些是坊冒品?有沒有人「丟軟糖給別人」?接受安撫時,誰以開放讚許的態度接受?誰漠視所得到的安撫?你又是怎麼觀察到的?有沒有人直接表明不想要某個安撫,而不是用漠視的方法?

現在分成四人一組,決定在接下來的練習中,你只要正面的安撫,或是正面和負面的安撫都可以,然後輪流,先一個人聽,另三個人以言語表達對他的安撫,可以是有條件的或是無條件的,計時三分鐘,然後由聽的人分享自己剛才的體驗,可以從以下的角度來分享:「什麼安撫是我期望得到的?什麼是我不期望得到的?我喜歡什麼安撫?我不喜歡什麼安撫?有沒有什麼安撫是我想要卻沒有得到的?」然後換另一個人聽別人說來繼續這個練習。 ~~待續~~

TA觀察站

第五站 安撫(之二) 易之新

(取材自TA Today第八章)

安撫經濟學

史坦能(Claude Steiner)認為小孩自小就被父母教導五個限制安撫的原則。包括:1、有人需要安撫的時候不要給他。

    當需要安撫的時候不可以向人要。

    雖然想要安撫也不可以接受。

    雖然不想要安撫也不可以拒絕。

    不可以給自己安撫。

這五個原則就是史坦能所稱的安撫經濟學(stroke economy)的基礎。根據史坦能的說法,為了訓練小孩遵守這五個原則,父母會把原來可以無限提供的安撫轉化成供應不足,且要付出高代價才能得到的狀況。史坦能相信父母這麼做是為了能控制小孩,藉著教導小孩安撫並不易得到,父母遂能成為安撫的獨裁者,由於小孩知道安撫是生存所必須的,就學到要照著父母的要求來做。長大成人後,我們仍不自覺地遵守這五個原則,結果把自己的生活都耗在缺乏安撫的狀態之中,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尋求安撫上。

史坦能認為我們一直受到各種安撫獨裁者的操縱和壓制,可能是政府、企業家、行銷廣告、娛樂界,甚至心理治療師也可能成為這種角色。為了喚起一個人的自覺、自發、和親密,史坦能鼓勵人們拒絕父母加諸於子女的這五個限制,去瞭解到安撫的供應是無限量的,我們可以在想給安撫的時候就給,不論給多少都不會秏盡,當我們想要安撫的時候,我們可以自由的去要求,別人提供的時候,想接受就可以接受,不想接受就可以清楚地拒絕,還可以自得其樂地給予自己安撫。

並不是每一個溝通分析師都同意史坦能以安撫經濟學的觀點來看政治和經濟上的壓迫,你也可以有自己的觀點。可以確定的是,大多數的人都從幼年時就限制住自己在安撫上的交換,這個早期決定是小孩對來自父母的壓力所做的反應,長大成人後我們可以藉著瞭解這個早期決定,重新決定自己是否要改變。

  • 練習

在團體中回想剛才的練習,討論自己對於給予、接受、和拒絕安撫的經驗,怎麼樣你會覺得舒服?怎麼樣會覺得不舒服?不舒服的時候有沒有和什麼童年經驗有關?上面所談到的五個原則通常是在生活中示範的,而不是以口語表達的。

要求安撫

我們長期被教導一個關於安撫的迷思:要求來的安撫是沒有價值的。事實上要求來的安撫和未經要求而得的安撫是同樣有價值的。

你可能會反駁說「如果我要求,別人可能是為了我好而給我,並不是真心要給。」確實有這種可能,相對來說,這個要來的安撫也可能是真誠的,別人也可能本來就想給你安撫,卻因為腦中的父母指令「不要主動給別人安撫」而沒有給。你可以和別人核對這個安撫的給予是否出於真誠,也可以拒絕「丟來的軟糖」而要求一個真誠的安撫。

  • 練習

在四人一組的小團體中,一個人練習向別人要求安撫,另外三個人則提供所要求的安撫,在真誠願意給的時候給予,如果不願意給則對要求的人說「我現在不想給你這個安撫。」不需要做任何解釋。三分鐘到的時候,要求安撫的人分享剛才的體驗。然後換另一個人當要求安撫的人繼續做同樣的練習。

如果只有獨自一人想做這種練習,可以寫下至少五個自己想得到卻很少向別人要求的正面安撫,可以是口語的、非口語的、或是混合的,在一個禮拜內,至少向某一個人要求這五個安撫,如果得到了就向對方謝謝,如果沒有得到,就以成人自我狀態詢問對方為什麼不願意給。

這個練習的目的在於有沒有去要求安撫,而不在於要求後有沒有得到,如果自己所列的項目都練習了,就好好給自己一個安撫。

安撫圖

麥肯納(Jim McKenna)設計出安撫圖(stroking profile),藉以分析一個人的安撫型態,有點類似杜傑克以自我圖來分析一個人的功能性自我狀態。

步驟:見圖一,以直覺畫出各種安撫型態(給予安撫,接受安撫,要求安撫,拒絕給予安撫)的頻率,每一項中分別標明正面的和負面的情形,向上表正面的頻率,向下表負面的頻率。

正 面 的 安 撫

Always        
Very frequently        
Frequently        
Often        
Seldom        
Never        
  給予安撫 接受安撫 要求安撫 拒絕給予安撫
Never        
Seldom        
Often        
Frequently        
Very frequently        
Always        

負 面 的 安 撫

圖一 安撫圖

圖二是一個安撫圖的例子,這個人很少給予別人正面的安撫,較常給別人負面的安撫,他很常接受、要求別人給予正面的安撫,很少得到或要求別人給予負面的安撫,她經常拒絕給別人所期望的正面安撫,但很少拒絕給別人負面的安撫。和這個人相處你的感覺如何?

圖二 一個安撫圖例

  • 練習

畫出自己的安撫圖,憑直覺,越快越好。

要求負面安撫的部份包括用間接的方式以得到別人的注意,結果造成自己不舒服的情形,這時意謂著你在重複兒童自我的信念「任何安撫都比沒有安撫要好。」,同樣的,在拒絕給予負面安撫的部份,也包括了別人間接希望從你得到負面安撫的情形。

麥肯納認為每一項目中正面的和負面的部份彼此成負相關,比如說如果一個人接受正面安撫的頻率很少的話,那他接受負面安撫的頻率應該很高,這一點是否符合你的安撫圖呢?

去注意自己的安撫圖中,有沒有什麼是你想改變的?如果有的話,照麥肯納的說法,最好是去提高你想增加的部份,而不是去試圖減少你想減少的部份,因為在兒童自我中,除非有更好的安撫可以取代,否則很難放棄原有的安撫型態。請寫下至少五種行為可以增加你想增加的那部份,在未來的一週中去做,例如,如果你想給別人更多正面的安撫,你就記下對五個朋友發自你內心的稱讚(而且以前不曾對他們說過),在一週內照自己所記的去對他們說。

經過實際練習後,你覺得麥肯納所說的「增加你想增加的部份後,你想減少的部份自然也會減少」是否正確呢?

自我安撫(self-stroking)

好多人自小就被教導史坦能的第五個原則「不可以給自己安撫」,父母說「不要賣弄,吹牛是很不好的。」學校也這樣教導,當我們考試考得很好或競賽得獎時,別人可以稱讚我們,但我們自己則要聳聳肩客氣地說「喔,這沒什麼啦。」長大以後,我們仍然繼續這種順應型兒童自我的表現,大多數人都會看輕自己的成就,這樣做就限制了一個很重要的安撫來源:自我安撫。

我們可以隨時安撫自己,以下我們來練習這種愉快的技巧。

  • 練習:

在團體中:大家輪流說一個自己的優點,不願這麼做的人就說「跳過去」,由下一個人來說,在這個練習中要開放、真誠的自誇,每當一個人說完的時候,其他人要針下對他所說的優點予以讚賞。

接下來做一個更強的練習,每個人輪流坐在團體中間,在一個限定的時間內不停地自誇,這個人要對著成員說,音量要夠大以確定每一個人都聽得到,如果想不出新的內容,可以重複剛才所說的。其他成員則以正面的話回應,如「耶!好棒,多說一些。」

還有一種做法是成員分成兩組,坐成內外兩圈彼此面對面,先由內圈的人自誇三分鐘,外圈的人仔細聽並給予肯定,時間到時改由外圈的人說而內圈的人聽,時間到時,內圈的人移動到隔壁,再重新開始。

單獨一人時:拿一大張紙,寫下自己所有的優點,要儘量寫,如果環境許可的話,把它貼在看得到的地方,或是放在隨手可得的地方,每當想到還有什麼優點時,就馬上補充上去。再寫下至少五種你認為可以自己正面地安撫自己的方法,比如放鬆地洗個泡泡澡並聽自己最愛聽的音樂、吃一頓特別的晚餐、或是去某個地方旅行,不要把這些安撫訂成達到某個目標的報酬,純綷是為了自己而這麼做。記得要以成人自我好好評估這些安撫確實都是正面的、能力所及的、安全健康的,然後就開始實現這些安撫。

安撫倉庫

雖然自我安撫是安撫的重要來源,但卻不能完全取代來自別人的安撫,我們可以這樣比喻:我們好像有一個存放安撫的倉庫,當別人給我們安撫時,不只當時覺得舒服,我們還把它存起來,之後,想自我安撫時,就可以從這個記憶的倉庫中提領,如果是特別強烈的安撫,可能可以供我們用好幾次,但最終它的效力還是會消失,所以我們需要不斷地從別人接受新的安撫,好在倉庫中存放足夠的安撫。

安撫的好壞之分

我們很容易就認為正面的安撫就是好的安撫,而負面的安撫就是壞的安撫。這個假設常常被當真,人們大多被鼓勵去得到、給予正面的安撫,特別是無條件的正面安撫,父母也常被教導要儘量給小孩正面的安撫,那小孩就會萬事OK,但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是這麼單純的。

文章前面我們曾提過對安撫的需要是來自於被認可的需求,如果忽略掉一個人所謂負面的部份,那我們對這個人的認可也不是全面的,只給予一個人無條件的正面安撫,並不符合一個人的內在經驗,有趣的是,他會因此而覺得缺乏安撫。

不論正面的或負面的有條件的安撫,對我們都很重要,因為這是我們藉以學習認識許多事情的方法,就一個小孩而言,他把玩具丟得滿地因此而被媽媽責罵,他就學到如果希望媽媽對他笑而不是責罵,就要把玩具收好。對一個成人來說,有條件的安撫也有這樣的作用,負面有條件的安撫可以讓我們學到有人不喜歡我們的某些做法,我可以因此考慮是否要調整自己;正面有條件的安撫則表示有些人喜歡我這麼做,這可以讓我感覺到自己的能力。如果缺乏負面有條件的安撫,我就沒有機會去調整一些可能對我有害的行為,比如有時我們看到有些人在告訴別人有什麼缺點時,因為太過於客氣,對方反而不知道需不需要去調整自己。

我並不需要負面無條件的安撫,但它對我還是有好處,如果有人毫無理由地討厭我,我瞭解到並不是我做什麼修正就可以改變他的觀點,為了我自己的緣故,我會學到去避開這種人。

有證據指出,當父母完全以正面安撫來撫養小孩時,小孩反而無法區分正面的和負面的安撫(註),小孩會覺得自己內在的一部份不被父母認同,這可能會造成長大後的心理困擾。幸運的是,大多數的父母很自然地就會給予正面和負面的安撫。

所以,一個健康的安撫商數包括了四種安撫。

傳統上,溝通分析會去強調正面的部份也是有原因的,大多數的人都較習慣給予負面的安撫,而易忽略給別人正面的安撫,例如一個員工遲到會被老闆責罵,但準時就難得被稱讚,老師多半會去指正學生的錯誤,但對更多正確的部份確視為理所當然。如果老闆和老師能同時注意給予正面的和負面的安撫,員工的效率和學生的進步將會更為提高。

整體來說,如果我們希望覺得自己「好」,對正面安撫的需要還是大於負面安撫的。

安撫與漠視

一個直接的負面安撫要和漠視(註)不同,所謂漠視一定隱含著對現實的扭曲,意即並不是針對實際上一個人的所做或所是而發的。關於漠視,在其它章節會詳談,這塈畯怚舉幾個例子作對照:

1、負面有條件的安撫:你那個字拼錯了。

漠視: 我看你根本不會拼字。

2、負面有條件的安撫:你那樣做的時候,我覺得不舒服。

漠視: 你那樣做讓我覺得不舒服。

3、負面無條件的安撫:我恨你。

漠視: 你真可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