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第 個訪客

原創網站:應用心理小站

一般概念 人格結構 人格動力 人格發展
研究方式 現況評價 相關網站  

Skinner ’S OPERANT REINFORCEMENT THEORY

  本世紀初 John B. Watson 對心理學的學術界和一般大眾帶來相當大的衝擊,而廿年後 Skinner 也為心理學帶來同樣的影響。他畢生努力將心力投入把自己的主要概念推廣到實務及理論的領域。從 S-R 的理論出發他提出不同於 Hull-Spence theory 的觀點,反對 Hull 的 postulate-theorem 取向,並提出反應S不一定來自刺激S反而更受到強化的影響。

   Skinner 出生於1904生長在賓州 Susquehanna 一個純樸農村,身為小鎮律師之子。童年的經驗及來自卡通的靈感讓他日後發明了 Skinner  box 及 baby   box。他就讀一間文理科小學校 Hamilton College,主修英文並立志將來當個作家。

  由於許多緣故,包括一封Robert Frost給他的信,他有個性的決定待在家裡孵蛋,花一兩年的時間好好把閱讀能力給他提升。在這期間他變的寫不出東西,花了一段時間在英國格林維治但最後放棄寫作轉向哈佛心理系的懷抱;雖然 Skinner 放棄了寫作的生涯但卻沒有出賣自己的靈魂,始終沒有拋棄對文學的熱愛。

  此時哈佛的對一個年輕的心理學家來說是一個在形成中並充滿各種刺激的環境,雖然在這之中有 E. G. Boring, Carroll Pratt 及 Henrry A. Murray 等人但他並沒有成為任一派的追誰隨者,除此之外受到其大學同學Fred Keller和一名實驗生理學家 W. J. Crozier 的影響,在這個領域中去找尋那屬於他自己的真理,取得 Ph.D.

  1931他在 Crozier 的實驗室中進行五年的博士後研究,對年輕學者而言,那是哈佛最後三個享有極俱聲望及地位的特別研究員。在心理學中他受到 John B. Watson 及 E. L. Thorndike 的影響, Skinner 提到了許多影響其行為觀點的科學哲學家Bertrand Russell, Ernst Mach, Henri Pooincare及Percy Bridgman。

  1936年他轉戰 University of Minnesota,擁有了第一個學術職位,往後九年在這兒建立了他的實驗心理學,並抽時間完成了一本小說 Walden two 那是描述在心理學原理中發展的社會。之後在 Indiana University 短暫停留後回到哈佛。在這些年間 Skinner 獲得多項殊榮,像 APA 的傑出科學獎、成為美國國科會成員及哈佛 William James Lecturer 講師,居然還得到了總統科學勳章。

   Skinner 從最早的 The behavior of organisms (1938) 有許多重要的著作(p.640),所以他亦沒有荒蕪了其寫作之長才不是嗎,除此之外他還擁有許多有名的徒子徒孫像 Nathan H. Azrin, Donld S. Blough 等。他十分不熱衷於建立理論,而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實徵研究中,反對在刺激和反應間找出任何解釋性的虛構規則,在他的 Are theories of learning necessary?(1965) 及 A case history in scientific method (1950) 中的詳細的說明。

  他比任何理論學家都重視在良好控制下取得的數據,發現了「獎勵」對行為的影響,發現了 Reinforcement schedules;他亦比一般的實驗心理學家更重視個體,所有的行為規則都來自在實驗情境中的觀察,更重視自發性行為而不是反射性反應;亦主張要瞭解及預測複雜的行為之前應先瞭解簡單的行為。重視個體及簡單的反應,並認為從這樣的基礎所找到的行為規則才能進一步的推廣,他最有名的是那個小鴿子的實驗。

   Skinner 所發展出的行為規則及技術得到相當廣泛的應用,從航太科技、心理藥物、教育、社會制度的發展及心理治療。雖然 Skinner 反對去建構理論,但後來一般人仍將之視為一個專注於行為的理論學家。

SOME GENERAL CONSIDERATIONS

  如同 Freud 一樣試圖描繪出行為的規則性,但 Skinner 更努力於去發掘出其中的原理及原則,藉由找出決定行為的原理提昇人類在生命中的自主性,就如袁Sir曾說過:「瞭解S-R的目的就是讓人可以不要那麼S-R。」人類行為全然是我們可以瞭解的客觀世界的產物。

  就如同 Skinner 所說「科學的目的不只在於對己知的、過去的描述,重要的是可以對未來的預測及控制;這也挑戰了傳統對行為的觀點,行為只是與環境互動的結果而非內在意識的展現。如果我們不去注意並挑戰西方文明中把行為視為主觀態度的產物,這種科學不要也罷。」

  在Beyond freedom and dignity(1971)他指出在工廠中上級應針對員工的實際行為進行獎勵,而不是跟據視察的結果,員工的行為可以經由如此精確的掌握得以控制;透過環境的設計可以來控制個體的行為。雖然有人認為有必要用「控制」的概念嗎?但 Skinner 認為他喜歡這個詞因為它簡單扼要可以一目了然。

  而如何控制, Skinner 相信是透過「functional analysis」即「an analysis of behavior in terms of cause and effect relationship」,一般心理學家用的是所謂自變項與依變項,而 Skinner 的分析僅止於這兩個變項的關聯性,而非進一步的解釋為什麼造成這樣的關聯。假設我們得到的資料發現愈 aggressive 者傾向愈聰明,我們只能用 aggressive 來預測而無法去解釋為什麼。

  談到行為是由先前的事件所誘發的大家還都同意,但講到不應談個體內在的歷程,有些人就開始叫了。但為了要瞭解 Skinner 的立場,我們先來看看他怎麼說,他舉了一個「飢餓」的日子,我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找都西吃是因為我們餓了,但他老先生說是我們把所有找東西吃的行為統稱為「飢餓 being hungry」,他舉了另一個例子「打棒球」我們就不會認為投手牽制一壘的原因是因為他「打棒球」,這不是很可笑嗎?

  通常一般人會用兩種方式來解釋內在動機,一個聽起來像「我們裡面往了另一個metaphysical person 在控制我們的行為」用心靈觀點來說明行為而完全忽視了外界事件的影響是種誤導且不負責任的;就好像我們認為有某種人為力量在控制太陽的所以它會運行,但我們現在手中只有它是自己在走的證據。

  另一個說它是一種「生理機制」這也是把個體與先前的事件完全分開。 Skinner 並沒有完全反對所謂的「心理或內在歷程 Psychological or inner event 」並視同如對行為發生影響的先前事件( p.645, 647);在強烈的堅持有多少證據才說多少話的科學傲骨下,他老人家就不懂為什麼我們不能把個體視為一個 unopened but not empty box 來看,並認為行為終究可以透過對上述兩者的的操弄而得到控制。

   Skinner 對科學有一套自己的堅持,認為一開始要提出假設,進一步加以陳述statement,對實驗結果要有guess最後要提得出證據。他的基本假設是行為是有規則的,而我們的目的即在控制它。而所謂的控制即在找出input 及 output 的間的規則,當我們要什麼 output (response) 時即manipulation出適當input (environmental events)

THE STRUCTURE OF PRESONALITY

   Skinner 其實不太關心所謂的結構,結構所關心的是一種持續穩定的狀態,而他關心的是透過控制而達成的改變。他並不是認定所有的行為完全由環境決定,首先他提到基因本身會影響了對強化物的敏感度,其次不同的物種較容易形成不同的制約;而在反應中他亦較關心的是操作型的反應而非反射性的反應。

THE DYNAMICS OF PERSONALITY

  雖然 Skinner 規避了結構的概念,但對於動力或動機的概念只表示些許的不悅;他承認人們在相同情境下不見得展現出相同程度之行為,並相信這也是何以一般人會發展出所謂「動機」這個概念的因素。

  如不見得當食物出現在兒童面前時他們就一定吃,於是發展出所謂飢餓的「強度」,可能那時他們沒那麼餓,但某些反射性反應如膝蓋反射就不會如此。

  就 Skinner 而言除非我們真的能精確的去掌握並測量到所謂這種內在力量的大小及強度,這樣的概念講了等於沒說,在科學的立場上它是沒有必要的,除非可以找到相對應的外在事實,如所謂的「飢餓」的程度相對於「食物的剝奪」的程度。所以既然我們無法掌握所謂的內在動力,何不就專注於外在、簡單、明確、具體的事件上!

  這樣的論證可能會讓人誤解以為 Skinner 是鴕鳥,他對於別的理論中所謂的「驅力drive」及「動機 motivation」視而不見;他舉了一個例子,我們可以給動物許多刺激如提高室內的溫度、或之前讓牠吃高鹽份的食物等,這時當我們以水代替食物為強化物時,會讓牠更快的學到所強化的行為,而「渴」只是在描述在一組刺激和一組反應間的關係而己,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

  另外一個去描述一組刺激與一組反應間的關係是「情緒 emotion」 Skinner 不太去區分它與「動機」,如所謂一個人生氣指的也是一組刺激與一組反應間的關係,它們都是用來描述關係而非行為的原因。

THE DEVELOPMENT OF PRESONALITY

  Skinner 所關心的是行為的改變、學習與修正,所以可以說他的理論與人格的發展較有關。他相信要瞭解人格,就要從瞭解其與環境互動中行為的發展;

  他的基本概念即在強化的原理,而進一步的提出與古典制約不同的理論即有頂頂有名的「操作或工具性制約」。所謂的「操作operant」指的是在環境中所產生要操作及改變的反應,而其所聯結的對象是R而不是操作制約中的S;

  如果我們要控制兒童要糖的行為,我們可以在他出現那個行為時

(1)給糖,正增強其要糖的行為。

(2)不給,不增強該行為。

(3)處罰,減少該行為。

  並用更頂頂有名的「 Skinner  box」成功的訓練鴿子表現出我們要的行為,來說明其操作制約及「行為塑成shape」,而當強化物「食物」不再出現時其所訓練出的行為也會漸漸消失。

  在 schedule of reinforcement 有詳細的及有系統的研究,定時、不定時、定比率與不定比率的強化有不同的效果,是一個非常大的貢獻。

  這指出了一個不同於古典制約的觀點,行為保持不一定要與實際的刺激有因果上的聯繫,重點在於行為本身與行為出現的時機;這可以說明何以人類的迷信行為會一直存在,如求雨、帶兔腳及祈禱。並指出謢士的關懷有時可能反而增強了患者的生病行為。並進一步的提出了幾個概念:

  • 次級強化物 conditioned or secondary reinforcer
  • 刺激類化 stimulus generalization
  • 刺激區辦 stimulus discrimination

  Skinner 強調上面的概念並不是所謂的內在歷程,而是對刺激與反應間的描述。接下來說明了如何從動物的研究推論人類的行為,基本上他相信動物、人類及社會行為間的行為原則沒有太大的不同,只是更複雜罷了;如在嬰兒身上對保持安靜的行為可以被糖果增強,而糖果可以進一步被次級強化物如笑容取代,而對於成人社會地位或工作的昇遷也是如此。

  而當我們討論到「人格」時指的是在某特定情境中之一組特定反應行為之簡稱;某種特定的反應告我們這個人的 dominance 而,這些特定的反應是以整組的方式被強化,而一組組的dominance形成了這個人特有的特質;這些強化是在個體成長過程中受到不同家庭、家族教育情境之影響。

  使行為持續出現的另一種強化物為俱有functional interchangeable之「相同的行為」本身,就是說這個行為的出現沒有實質的好處,只因為對方也這樣做,在一來一往中變成了一種習慣,如握手。

  但在之前提過的在相同情境下卻出現不同的行為, Skinner 又怎麼說呢?如同樣是在辦公室中,為什麼有人對老闆是以 aggressive behavior 有人卻是以 obsequious behavior 呢?而且同一個員工對不同的老闆有時也會出現不同的行為啊?這個 Skinner 就沒話說了吧!但他可沒被這個問題給難倒,一言以蔽之那要看該員工在特定老闆的辦公室中是什麼樣的行為得到強化。

  而臨床心理師又是怎麼將這些行為的原則應用在病理的行為上呢?

  他舉了一個在戰爭中因重傷被送到後方醫院治療的士兵,在治癒而應返回前線時,他突然出現手臂痳痺、癱瘓或失明的症狀。 Skinner 用實驗室中老鼠逃避嫌惡刺激之行為來說明這種狀況,士兵很明顯出現痳臂及失明是一種逃避回到前線的自發性行為,前線的受傷經驗對他來說無異是一種negative reinforcement,也就是一般人口中他為了避免可能再被槍炮打傷;這個逃避行為的原則常被與處罰合在一起運用如社會上的監獄制度。 Skinner 成功的沒有經由討論士兵的內在歷程,意識或潛意識而處理了這個問題。

  但有些人又會叫了那這個士兵要如何治療?說的這麼好聽,你到是說說看啊!

   Skinner 一樣以前面的老鼠實驗為例,我們拿掉了情境中的嫌惡刺激之強化物,逃避行為就會消失只是比較慢。但有其它三種代替的方案:

第一種,「洪水法flooding(Baum, 1970)祭出軍法強迫他回去經歷即使在前線不一定會馬上死的情境。

第二種,「中斷conditioned negative reinforcer」讓他退伍或到前線做不用手臂的工作。

第三種,也是大家最愛用的「處罰」,處罰士兵所出現的痳臂行為,

  但 Skinner 提醒大家,如果原有的negative reinforcement沒有被消除,即使你用處罰消除了痳臂行為,他會出現其它症狀讓你煩不勝煩,在屢勸不聽惱羞成怒下,最後乾脆不用敵人動手自己拿槍把他幹掉。別怪人家 Skinner 沒有事先說清楚就怪行為學派的方法沒有人性,進一步批評的是他在治療異常行為時重視的只是症狀的消除而不考慮原因。

CHARACTERISTIC RESEARCH AND RESEARCH METHOD

  這個學派的特色在於對單一個體的徹底研究,記錄其在實驗制約下形成的自主控制反應,並把焦點放在可由環境操弄而改變的簡單行為,有許多書如他所寫的Cumulative record (1961)等說明了 Skinner 的研究。

  在他之前就有人以動物做實驗,但多是用一群來觀察,對 Skinner 而言在這之中將出現太多不可控制的變項,如noise或random變項,且不可能充分的掌握,這無異是自尋死路必然會導致失敗,這使他努力去研究並了解如何減少干擾變項,並發展出在實驗情境中的研究方法。

  而在改變行為之前應先測量行為的 baseline,如鴿子啄盤子的速率,如此才能精確掌握其改變的程度,而 Skinner  Box 是提供了一個控制及隔絕一切不必要干擾的必要環境。

  另一個受到他廣泛影響的是「心理藥理學 psycho-pharmacology」的領域,透過他的研究方法瞭解藥物對行為的影響;如 chlorpromazine 可以減少動物的恐懼,別以為你抓到行為學派的小辮子,他們很清楚用對處罰刺激的逃避程度來的界定死懼的程度;而 LSD 可以降低視覺的閾限。

  而另外一個應用操作制約的有名例子是由 Ayllon and Azrin(1965, 1968)在精神醫院的研究,一群被認為對傳統心理治療沒有反應的慢性精神病患,卻成功的在「代幣制token economy」中出現了社會所期許的行為,但問題是一但取消獎勵所強化的行為立刻消失,化幣制在學校中對於讓學生座在位子上、專心及完成指定的事項有其效果。

  Lovass (1966)及他的同事亦把這許多原則應用於教自閉症孩童說話上,他們用處罰來消除孩子的自殘行為,用獎勵來增強其語言行為,這一切都跟據行為的塑成、強化、類化及區辦的原則進行。

而所有這一切的應用都沒有 Skinner 自己的一個創舉來的不可思議,他居然想得到用鴿子去控制飛彈,還得到美國政府的支持,為了減少失誤他們設計了一個可以由三到七隻鴿子控制的導引系統。他自己說道,雖距用生物來控制飛彈仍有段距離,但不再是荒誕不稽(他自己也注意到這一點了)

CURRENT STATUS AND EVALUATION

  Skinner Operant reinforcement theory對後世的影響及發展是無庸置疑的,現在有大量的期刊如1958年建立的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Analysis of Behavior 等,並在APA成立了Experimental Analysis of Behavior分會,並發展出許多完整的訓練課程。

  Skinner 沿用了許多S-R 的理論,也同樣繼承了人們對它的批評;但其在實驗方法上的貢獻是受到眾人肯定的,除此之外它的應用領域之廣亦是無人能敵。

  其對單一個體仔細詳儘之研究,及對 reinforcement schedules 做系統性研究亦為其所開創之特色;他對科學的定義與堅持是其與一般理論學家最大不同之處。人們對這個人及其學生最大的批評在於「his theory is no theory」,基本上來說他接受這樣一個定位,畢竟他所關心的是科學的研究而非理論的建立。

  但其實沒有所謂的「no theory」這件事,只有所謂好的或壞的理論、明顯或不明顯的理論,這是對於「理論」這個詞的建構有了落差,就這一點 Skinner 在 Contingencies of reinforcement  (1969)有所回應,對於理論他有自己的定義「any explanation of an observed fact which appeal to events taking place somewhere else, at some other level of observation, described in different terms, and measured, if at all ,in different dimensions」 就這樣的觀點而這每一位實驗心理學家都不可避免的獻身於行為理論的建構。

在他的世界中拒絕任何有意無意用來說明人類行為的如靈魂般的精神裝置,也拒絕仍何的「推論機制」即使它說得通,且可以在預測中並被無法反駁的解釋。  但這也使他陷入了只能預測己出現過的行為的,基本上來說這對的預測是十分有限的。

  程度遠超過 Skinner 所能描述的;另外來自實驗情境及來自動物的實驗結果究竟足不足以去了解人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近代的心理學家研究「生理因素」在學習中的角色發現,提出「general laws of learning」是有可能的。在人類的某些領域或許 Skinner 的研究並不適用,但在某些領域卻應用廣泛,所以問題不於他的理論適不適用於人類,而是可以適用到什麼樣的程度。

資料來源:Hall, C. S. & Lindzey, G.(1978) Theory of Personality. N.Y. : John Wiley & Sons.

相關網站


最後更新日期:02-06-01 04:49.(香港時間)